海南全力“排雷”凤凰金融 加快整体处置步伐

平台最终的去向还是要等司法机关判决后决定

  2014年的一天,贺鑫接到了好久没有联系的张震来电,相约吃了一顿晚餐。饭间,贺鑫对张震讲述的互金行业动了心,两人一拍即合,创立了后来的凤凰金融。但多年以后的今天,凤凰金融却变成了一个“雷”。

  近日,第一财经记者从权威渠道独家获悉,凤凰智信信息技术(海口)有限公司(下称“凤凰智信”)风险处置有了新进展。

  “专班(凤凰智信风险处置专班)正在按照相关部署安排全力化解平台风险。”海南省政府相关部门知情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平台最终的去向还是要等司法机关判决后决定,司法程序的时间现在无法确定。”

  2021年4月30日,凤凰智信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正式立案侦查。公司法定代表人、实际控制人贺鑫已被依法刑事拘留。

  在2020年9月11日,凤凰智信停发新标时,其撮合借贷余额高达96.36亿元,出借人数更是多达7.02万人。但第一财经记者独家获悉,截至目前,凤凰智信出借人净本金余额和持有净本金的剩余出借人数已大幅下降。

  凤凰智信为凤凰金融集团旗下网络借贷平台,实控人贺鑫为凤凰卫视董事会主席刘长乐的女婿。张震则是凤凰金融集团及凤凰智信创始人之一。

  2020年9月,针对凤凰智信的相关处置工作,海南省成立了“凤凰智信风险处置专班”(下称“专班”),全力化解凤凰智信的存量风险。

  “目前专班正全力推进催收工作,重点针对助贷机构及个人借款人抓紧开展催收还款工作。”上述知情人士说,“借款人借款未到期也需要偿还借款,因为平台已被立案,平台撮合出借人和借款人的相关合同,情况发生了根本性变化,借款人借款属于涉案资金,借款人需要抓紧还款。”

  两轮统一兑付占总金额30%

  2021年4月30日,海南省公安机关正式对凤凰智信立案侦查,刑拘实际控制人贺鑫,对高管及关联人员实施边控,冻结关联公司、股东及高管账户。

  立案后,公安机关通过审讯、外调、资金穿透等方式,围绕可能涉及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等行为,收集固定犯罪证据,目前已初步判定平台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同时,由于出借人大多在海南省外,公安部要求各地公安机关就地受理群众报案。

  由于平台涉及众多出借人,上述知情人士表示,在对凤凰智信立案前,海南省要求平台要加快解决大病特困人群和小额出借人群的问题,同时要逐步解决其他出借人的问题,保障全部出借人权益。

  按照这一要求凤凰智信平台为出借人提供了三种提前退出方式,分别是大病特困提前退出通道(以债权的一定折扣给付大病特困人群,提前实现债权退出)、AMC债转(由AMC公司按折扣收购出借人债权)、商城购买商品(出借人债权转为商城币在特定线上商城购买商品)等三种提前退出通道。

  “立案后,存管账户资金需要公检法等部门授权才能使用,继续保留三种退出通道会导致存管账户资金分流到AMC和商城。同时,债权商城、AMC担心立案后债权关系改变,继续参与意愿下降。加之部分出借人质疑AMC债权收购折扣过低、商城兑换商品价格高导致自身利益‘二次收割’等因素,导致继续开通相关通道已不符合实际情况。”知情人士对记者表示。

  于是,2021年5月,经过海南省相关部门专题会议讨论,关闭了三种提前退出通道,并依法依规确定了“边立案、边侦查、边兑付”的工作思路,按“刑民同步”原则立即启动了兑付。

  5月31日,海南省政府对平台剩余出借人按净本金20%的比例统一进行了首批兑付;9月3日,按首轮统一兑付前净本金的10%完成第二次统一兑付。

  第一财经记者从上述权威渠道获悉,后续将视还款情况开展下一轮统一兑付,兑付时间将根据还款情况确定,目前无法确定新的兑付时间。

  回流资金是关键

  自5月份以来,凤凰智信存管账户累计回款8亿多。“回流资金是平台风险处置工作的核心和关键。”上述海南省政府相关部门知情人士说,“目前,凤凰智信借款人全部是个人,分布在全国,较出借人更为分散,海南省政府督促平台加大催收力度的同时,积极协调各相关部门,通过接入征信系统、公安民警上门进行法治教育、发送专班催收函、向助贷机构催款等方式,形成示范效应带动其他借款人还款。”

  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当前,凤凰智信整体兑付资金主要来源包括借款人还款,股东自筹资金,追讨回的广告费、导流费,助贷机构偿还的款项等。截至目前,凤凰智信股东自筹资金总额约4000万元,专班后续将根据公安机关的侦查情况,判断股东应承担的责任,通过多种渠道、多种方式压实股东责任。

  此外,上述知情人士还向第一财经记者透露,在追赃挽损方面,公安机关抓紧做好凤凰智信及其关联企业资金穿透,全力追回资金,专班主动与实际控制人及其家属沟通,压实股东责任,督促凤凰智信股东自筹资金解决兑付问题。

  当前,出借资金回流已进入瓶颈期,为了保障出借人的利益,专班正在采取各种措施进行催收。下一步,当地公安机关将对借款的重点人和重点机构进行催收,据悉政法部门将会向外省发函,请求协助催收,海南公安机关将组成10个工作组分赴全国各地上门催收。公安机关将发布公告,明确借款人的还款义务,否则将承担法律责任。“毕竟借款人最多只能借款20万元,不要因为这点钱不还,成为被告,背上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罪,毁了后半生。”知情人士如是说。

  看来,专班正在以最严厉的手段催还出借人借出的资金,打消借款人当老赖的侥幸心理。毕竟借债还钱是天经地义的事,这也是提高兑付比例的关键。

  凤凰金融在海南始末

  创立于2014年8月的凤凰金融集团,是一家综合性智能金融服务平台,运营主体为凤新科技(海口)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凤新科技”),主要业务板块包括网贷、基金、海外和财富。凤凰智信是凤新科技全资子公司,凤凰卫视间接持有凤新科技约10%的股份。

  凤凰智信于2016年5月在北京注册成立,当时名为“北京凤凰智信信息技术有限公司”,2019年7月迁入海口,注册地变更为海口市龙华区,注册资金5亿元,法人代表人贺鑫,主营业务是P2P网贷业务,存管银行为中信百信银行。

  最初创办项目公司时,贺鑫是第一大股东,张震做为项目公司管理人和相关业务发展决策人,在不出资的情况下成为项目公司第二大股东,持股10%。凤凰卫视和凤凰网是项目公司的股东,凤凰做为品牌授权方和投资机构,合计持股10%。

  据记者了解,贺鑫曾就读于美国费城科帝斯音乐学院,在创办凤凰智信之前,曾任澳洲亚历山大教育集团董事长助理、北大博雅教育培训公司合伙人、张江股权投资基金管理人、上海柏森投资管理公司执行合伙人。

  据贺鑫介绍,凤凰金融相关业务的管理与发展决策均由张震负责,并由其一手搭建了凤凰智信网贷业务体系。张震中学时期就读于北京四中,大学时期就读于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并在英国牛津大学攻读工商管理专业,后来成为美国波士顿管理咨询公司合伙人,并曾在西门子集团战略部担任副总裁。

  最初的几年,网贷业务疯狂扩张,风险暗流涌动,行业治理的脚步渐进。

  在第一财经独家获得的一份材料中,贺鑫写道:“为了使凤凰智信的竞争压力小一些,张震提议迁出北京,当时张震列了四、五个省份……后来他认为海南刚宣布建设自贸港,鼓励创新发展,再加之凤凰智信在美国上市前的准备工作已基本完成,如果海南支持网贷业务发展,凤凰智信在海南顺利拿到‘备案试点’后,即刻就可以宣布在美国上市。”

  2018年9月,凤凰金融集团与海口市政府签订《海口市人民政府与凤凰金融集团合作备忘录》,就促进总部经济发展、企业上市、人才支持、产业转型升级等内容开展合作。按照合作备忘录约定,凤凰金融集团拟将其境内业务经营主体凤新科技及其子公司凤凰智信整体从北京迁入海口。

  就在凤凰智信决定迁往海口之后,2018年12月,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P2P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联合发布《关于做好网贷机构分类处置和风险防范工作的意见》(下称“175号文”),确定以机构退出为主要工作方向,同时,稳妥有序推进风险处置,确保行业风险出清过程有序可控。

  2019年6月,凤凰智信迁出北京获得批复,完成工商迁出手续。半个多月后,凤凰智信从北京迁入海口,并在海南继续开展P2P网贷业务。

  迁入海口时,凤凰智信撮合借贷余额为105亿元,出借人数7.94万人,借款人数45.16万人,其业务量最高时撮合余额为116.05亿元。

  凤凰金融风险处置的海南做法

  “打破信息不对称、明确分工、压实股东责任、尽最大努力保护出借人利益、打击逃废债,这是凤凰金融风险处置过程中遵循的原则,也是目标。”上述知情人士对记者总结道。

  第一财经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在凤凰智信迁入海南之前,海南省相关部门向国家有关部门进行了请示,并加强了与北京市相关部门联动监管。与此同时,建立了海南省内的协调机制,对凤凰智信进行全面监管。

  在退出过程中,海南不断压实凤凰智信及其股东的主体责任,要求其针对可能发生的问题提早准备,督促其股东单位就特殊情况做好资金筹划,畅通投诉专线,及时报告工作进展,及时回应相关诉求。

  上述知情人士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按照相关规定,平台立案后,根据“先刑后民”的原则,在刑事案件未办结之前不能进行兑付。海南省以优先保障人民群众利益为出发点和落脚点,决定在刑事案件侦查过程中实施兑付。经相关部门同意,快速启动了统一兑付。

  另外,后续将根据公安机关侦查的情况,判断哪些股东应该承担何种责任,持续压实股东责任。

  上述知情人士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目前,仍有部分出借人希望能够追回资金本息及逾期罚息,在他看来,政府出面积极化解风险,分清责任,按照法治化、市场化的方式进行处置,将是风险处置的最终走向。

本文来源 第一财经,观点不代表自贸港在线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侵权,请告知站方处理。
2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