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亿元信托产品到期未收回 海南海药资金“黑洞”难堵

通过各种合法合规方式,包括但不限于司法途径,最大程度地减少公司潜在损失

  海南海药“踩雷”信托产品背后蹊跷引发投资者的关注。

  近日,海南海药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海南海药”,000566.SZ)发布关于信托产品的风险提示公告,当中提及公司购买的一款信托产品到期,2亿元本金尚未收回。对此,公司已采取多项增信措施,引入多家公司共同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等。

  在上述公告对外信披不久后,海南海药的上述信托产品便因为底层资产不清晰等问题受到深交所的关注。而外界则有更多声音认为,信托公司新华信托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新华信托”)扮演的角色更倾向于通道。

  对于逾期资金对公司业绩的影响,9月28日下午,海南海药方面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公司将积极推进相关事项,通过各种合法合规方式,包括但不限于司法途径,最大程度地减少公司潜在损失,维护上市公司利益及广大投资者利益。对于信托相关事务,公司方面则向记者表示,目前还在核查落实阶段。”

  信托逾期

  追溯至2019年4月,海南海药方面称,为提高资金使用效率,增加现金资产收益,公司根据经营发展计划和资金状况,使用合计不超过人民币 10 亿元自有资金进行委托理财,方式包括委托商业银行、信托公司等进行风险可控的投资理财。

  2019 年 12 月 20 日,海南海药与新华信托签署了《新华信托华晟系列-华穗 19 号单一资金信托信托合同》,公司委托新华信托设立华穗 19 号信托,信托规模人民币 2 亿元,期限 12 个月。同日,重庆金赛医药有限公司(简称“重庆金赛”)与新华信托签署《新华信托华晟系列-华穗 19 号单一资金信托之信托贷款合同》,重庆金赛向新华信托融资人民币 2 亿元,期限也为 12 个月。

  就重庆金赛上述债务,深圳市南方同正投资有限公司(简称“南方同正”)向新华信托承担连带责任保证担保。

  要注意的是,上述投资理财并非如公告中所言风险可控。

  此后,上述信托产品的期限两度延期。2020年12月17日,海南海药与新华信托签署补充协议, 约定信托期限由 12 个月变更为 18 个月。此后,双方又签订补充协议,将约定信托期限由 18 个月变更为 21 个月。

  截至本公告日,重庆金赛已支付 2019 年 12 月 24 日至 2021 年 9 月 23 日的利息 2264 万元,尚未偿还华穗 19 号信托本金 2 亿元。

  对于信托业务屡次逾期对公司所带来的影响,海南海药方面则向记者表示,该事项不影响公司生产经营,公司一方面积极推进相关事项,最大程度地减少公司潜在损失。另一方面公司专注增强主业,紧跟医药行业及市场发展趋势,加大研发,强化营销,提升工艺和产品质量,不断增强公司竞争优势;同时持续加强风险管控,开源节流,提质增效,提升盈利能力,推动健康发展。

  海南海药同时提醒投资者,因华穗19号信托投资款收回存在不确定性,公司暂未对华穗19号信托的投资款项计提资产减值准备,其对公司本期及期后利润的影响存在不确定性。

  关系密切

  对于上述信托产品逾期的情况,9月24日,深交所在关注函中指出,要求海南海药补充说明延长约定华穗19号信托期限的具体原因以及华穗19号信托的底层资产情况,资金最终投向,是否与公司及公司控股股东、董监高存在关联关系等问题。

  实际上,从业务以及股权关系来看,重庆金赛及相关公司与海南海药原实控人刘悉承等人有着较为密切的关系。

  天眼查显示,重庆金赛成立于2009年11月3日,注册资金为1006万元,2020年报中社保缴纳人数为14人,其经营范围为药品批发等项目,供应商一栏为海南海药。

  重庆金赛的控股股东为重庆赛诺生物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赛诺生物”),供应商一栏仅显示为海南海药。

  据海南海药2020年报,按欠款方归集的期末余额前五名的其他应收款情况显示,赛诺生物的往来款的期末余额为3.48亿元,账龄集中于1年内、1-2年、2-3年,坏账准备期末余额为0.45亿元。南方同正的债务转让款项期末余额为4.46亿元,账龄为1年以内,坏账准备期末余额为0.13亿元。

  根据天眼查显示,刘悉承之妻邱晓微为赛诺生物历史股东之一,除此以外,邱晓微还担任了赛诺生物全资子公司重庆泓杉制药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不过,目前重庆泓杉制药有限公司也已被注销。

  值得注意的是,邱晓微曾与刘悉承共同执掌重庆赛诺医药有限责任公司(简称“赛诺医药”,曾用名“重庆市赛诺医药研究所”),而这家公司与赛诺生物存在多个共同点。

  记者进一步查询发现,邱晓微曾为赛诺医药的大股东,持股50%,而刘悉承持股比例为49.87%。上述公司成立于1993年内,于2014年8月注销。

  尽管赛诺医药的经营地址多次出现变更,但其在2001年注册经营地址与赛诺生物2016年的经营地址一致,均为九龙坡区科园四街57号。

  从担保方方面来看,南方同正曾是海南海药第一大股东,现为海南海药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为16.66%。其中,刘悉承为实控人、执行董事,邱晓微为总经理。

  对于重庆金赛等公司与海南海药之间的关系,海南海药证券部方面在给记者回函中提及,“深交所《关注函》提及该相关问题,公司正在积极对所涉问题进行核查落实。”

  对于信托的底层资产情况,9月30日,海南海药方面在回复深交所问询函中表示,公司向新华信托、重庆金赛进行了核实,根据回函确认,华穗 19 号信托的底层资产和资金的最终投向均为重庆金赛,其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及归还银行贷款。

  公司经函证核实,现公司控股股东海南华同实业有限公司、本公司董监高及原控股股东南方同正与重庆金赛均不存在关联关系。公司将加强对华穗 19 号信托全过程持续跟踪,如发现存在可能影响公司资金安全的风险因素,将采取包括但不限于法律途径等一切措施督促债务人、担保人尽快履行合同义务,尽最大努力维护好公司和全体股东的权益。

  资金“黑洞”

  2020年3月,海南海药公告称,海南华同实业有限公司取得海南海药控股权,公司实际控制人由刘悉承变更为国务院国资委。

  事实上,在过往证监会下发的处罚函件中,多次出现海南海药违规为重庆金赛提供资金资助,及上市公司资金通过重庆金赛流向原实际控制人控制企业的问题。

  2018年11月16日晚间,深交所对海南海药给予通报批评处分;对海南海药控股股东南方同正给予公开谴责处分;对海南海药实际控制人兼董事长刘悉承、董事王伟、时任财务负责人林健给予公开谴责处分;对海南海药董事任荣波、监事周庆国、时任董秘张晖给予通报批评处分。

  根据函件显示,海南海药的控股子公司海口市制药厂有限公司(简称“海口市制药厂”)2017年4月25日向重庆金赛支付1亿元,银行资金流水摘要为支付往来款。重庆金赛当日将1亿元支付给海南信嘉投资有限公司(简称“信嘉投资”),信嘉投资5月3日将1亿元归还重庆金赛,重庆金赛收款后当日即将1亿元支付给南方同正。上述资金流转期间,重庆金赛相关银行账户无其他大额资金进出。资金流转路径显示,海口市制药厂支付的1亿元最终转入南方同正,形成了控股股东占用公司资金的行为。

  除此以外,海南海药还出现部分交易未记账的行为。2014年11月20日,海口市制药厂通过平安银行海口分行账户向重庆金赛开出银行承兑汇票6500万元,用于支付海口市制药厂与重庆金赛签订“复方红豆杉胶囊”全国总代理框架合同的订金。2015年2月12日,海口市制药厂平安银行海口分行账户收到重庆金赛支付的6500万元,银行资金流水摘要为代海口市制药厂付银承保证金。经查,海口市制药厂财务账套中无上述交易记录。

  2015年12月16日,海口市制药厂通过平安银行海口分行账户向重庆金赛开出银行承兑汇票1.90亿元,用于向重庆金赛提供借款。重庆金赛于2016年2月16日向平安银行海口分行支付1.90亿元,用于兑付上述1.90亿元银行承兑汇票,银行资金流水摘要为还款。经查,海口市制药厂财务账套中无上述交易记录。

本文来源贝果财经,观点不代表自贸港在线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侵权,请告知站方处理。
2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