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省环保督察组公开曝光两个环保督察负面典型案例

砂石加工项目无序发展,环境违法行为乱象丛生

日前,海南省环保督察组对

临高、乐东开展省级环保督察

并公开曝光督察中发现的

负面典型案例

临高县矿山生态修复治理工作不力

环境违法问题突出

2021年9月,海南省第一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在临高县督察发现,临高县存在矿山生态修复治理工作严重滞后,私采盗采石矿痼疾难治,砂石加工项目违法行为乱象丛生等突出生态环境问题。

机制砂加工项目生产废水流入矿坑形成的扇形污渍面

一、基本情况

临高县现有矿山13个,其中持有采矿权正在露天开采矿山4个、停产矿山3个、废弃矿山6个。因开采不规范,治理不严格,临高县矿山生态破坏历史遗留问题较多。2019年8月,省自然资源和规划厅、省生态环境厅联合下发的《关于印发海南省露天矿山综合整治工作实施方案的通知》指出,临高县5个矿区存在超深、越界开采和治理不到位等问题。截至督察时,临高县仅对矿区超深、越界行为进行处罚,对矿山修复治理工作浮于表面,落实整改要求不到位,对私采盗采矿石行为、砂石加工项目日常监管存在“宽松软”现象。

高陡矿坑边缘紧邻道路存在安全隐患

二、主要问题

(一矿山问题整改不力,生态修复不严不实

根据原国土资源部等5部委《关于加强矿山地质环境恢复和综合治理的指导意见》要求,把矿山地质环境恢复和综合治理的责任落实到矿产开发“事前、事中、事后”的全过程。临高县报称全县停产和废弃矿山共计9个,其中7个已完成生态修复治理并验收通过。但督察发现,临高县资规部门落实矿山生态修复工作不实,监管不严,通过修复验收的7个矿山均未达到修复方案要求。其中博厚镇南贤矿区于2018年12月通过修复验收。但现场督察发现,南贤矿区未按照修复方案开展治理工作,矿坑高陡边坡及遗留的狭长地块仍未治理,紧邻路面的矿坑边缘安全防护设施形同虚设,存在较大安全隐患;矿区未按治理方案开展补植工作,多处地块未按要求整改复绿到位。

头尧矿区大面积地块补植复绿不到位

(二)砂石加工项目无序发展,环境违法行为乱象丛生

根据《海南省人民政府关于支持产业项目发展规划和用地保障的意见(试行)》要求,建筑用砂石土开采、堆放、初加工等需要临时使用土地的,需向县级以上人民政府自然资源主管部门申请批准。督察发现,临高县砂石加工项目普遍存在未办理临时用地许可或超范围占用土地现象。经核查,自2020年以来,县资规局和行政审批服务局共审批临时用地354亩。良爱、南和、美台、丰业等矿区配套加工项目均未办理临时用地许可及环评手续,长期占用农用地,用于石料堆放和初加工,现场估算面积超500亩。典片矿区配套加工项目仅办理15亩临时用地许可和环评手续,但实际占用土地97亩,违规占地的生产线均未办理任何手续,相关部门对此视而不见,致使违法行为持续至今。

典片矿区违规占用大面积农用地建设配套加工项目

督察组抽查临高县13家砂石加工企业,均未落实大气污染防治措施,厂区物料露天堆放,喷淋设施、雾炮机未开启或已损坏,物料传输带和进料口未密闭,运输车辆进出未冲洗,厂区道路未硬化,导致雨天泥泞不堪,晴天扬尘弥漫。同时,郭小飞、铭榜等石材加工厂将本该循环利用的废水直排矿坑,废渣也未综合运用直接沿矿坑边坡倾倒;南和村砂石加工点和典片村华盈石场通过暗管将洗砂废水排入周边矿坑,造成水体污染。相关部门和乡镇政府未对上述违法行为进行有力监管,致使环境违法问题日益突出。

石材加工厂乱排废水、乱倒废渣致使水体呈乳蓝色

(三)忽视源头治理,私采盗采痼疾难治

根据《海南省矿产资源管理条例》规定,禁止任何单位或者个人非法占用、破坏矿产资源。督察发现,临高县新盈镇、博厚镇长期存在私采盗采石矿现象,多处耕地、林地被挖的千疮百孔,新盈镇片石村周边石材切割作坊“遍地开花”,破坏农用地约420亩。临高县对打击私采盗采行为重视不够、措施不实、力度不大,未能从源头治理,以致私采盗采行为层出不穷。

博厚镇私采、盗采矿坑

三、原因分析

一是临高县对矿山生态修复不重视,绿色矿山创建工作流于形式,生态修复治理监管不力。二是矿山开采、加工企业环境保护意识淡薄,未落实生态修复主体责任,违规经营造成生态破坏。三是县资规部门、综合行政执法部门和乡镇政府对砂石加工项目、私采盗采石矿行为监管缺失,存在失职失责行为。

督察组将进一步调查核实有关情况,并按要求做好后续督察工作。

乐东九所镇生活污水处理设施建设严重滞后

大量污水未经处理直排污染环境问题突出

海南省第二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在乐东开展现场督察发现,乐东九所镇生活污水处理设施建设严重滞后,污水直排污染环境问题突出。

一、基本情况

两轮中央环保督察均指出我省生活污水处理设施建设滞后问题,第二轮中央环保督察特别指出乐东黎族自治县九所镇生活污水处理设施及配套管网几乎空白,大量污水直排入海。省委省政府要求深刻认识抓好中央环保督察反馈问题整改的极端重要性,加快补齐生态环保基础设施短板。但乐东推进九所镇生活污水处理设施建设整改不力,工作严重滞后,至今未开工建设九所镇生活污水处理设施,大量生活污水未经处理直排,严重污染环境。

二、主要问题

(一)落实中央环保督察整改不力

我省第二轮中央环保督察整改方案明确要求九所镇污水处理厂应于2020年底前开工、2021年底前完成建设并投入使用,2020年底前依法依规查处天福雅苑项目生活污水直排问题,同时举一反三对乐东大中型小区生活污水处理设施拉网式排查,确保污水达标排放。但直到督察进驻时,九所镇污水处理厂尚未开工建设。对天福雅苑项目污水直排问题,也未依法严厉查处;对本地大中型小区虽进行了排查,但督察发现,包括天福雅苑项目在内的绝大多数住宅小区自建自营污水处理设施均未正常运行,设施没有发挥应有作用。

九所新区2001年以来开发建设大量房地产项目。

(二)大量生活污水直排污染环境

九所镇常住人口约6万人,其中九所新区常住人口约0.52万人,高峰时段人口约5万人,每天产生生活污水最高达6000吨。九所镇生活污水来源主要集中于九所新区建设的大量房地产居住项目,由于未严格落实环保“三同时”措施,现有的居住小区生活污水只是经过化粪池简单处理后排入鸭母沟。经随机取样检测,山海湾温泉家园小区生活污水排放口的污水化学需氧量、氨氮、总磷等指标都存在超标现象。经测算,九所新区每年产生生活污水约100万吨,鸭母沟是主要的纳污河流,大量的生活污水未经处理直接排放造成鸭母沟水体发黑发臭、蚊虫滋生、水浮莲疯长,严重影响下游农灌、养殖取水和周边居民正常生活,群众反映十分强烈。

山海湾温泉花园小区(一、二、五期)生活污水直排鸭母沟。

鸭母沟水体发黑发臭、蚊虫滋生。

鸭母沟水浮莲疯长,占满整个河道,严重影响下游农灌及养殖取水。

三、原因分析

(一)思想认识和行动不到位

乐东有关部门没有牢固树立和全面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绿色发展理念,重开发、轻保护,对落实中央环保督察整改的严肃性认识不足,没有严格履行督察整改主体责任。九所镇污水处理设施项目早在2011年就已开始谋划,十年来,该项目建设模式更改了2次、业主更换了3次、厂址调整了4次,反反复复修改,导致九所镇污水处理设施建设严重滞后。

(二)联动机制不健全

污水处理设施建设涉及多个相关部门的工作,乐东没有建立高效的部门协调联动机制,部门之间缺少“劲往一处使,责任共担当”的意识,没有齐抓共管形成合力推进中央环保督察整改任务,导致九所镇污水处理设施及配套管网用地问题迟迟得不到落实。

(三)监管执法不到位

乐东执法部门对九所镇房地产项目违规排放污水行为责令企业限期整改不到位,依法查处力度不够,企业长期将大量超标污水直排鸭母沟,监管执法主体履职尽责不够。

督察组将进一步调查核实有关情况,并按有关要求和程序做好后续督察工作。

来源:海南生态环境微信公众号

本文来源海南生态环境微信公众号,观点不代表自贸港在线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侵权,请告知站方处理。
2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