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有公司山寨征信报告 才验证就强制扣款395元

在一个网贷App上申请贷款,贷款没下,一填银行卡和验证码,就被所谓的征信公司扣了钱,你有没有遭遇过类似的情况?近两日,有不少消费者向北京商报记者反映,有一家名为速查征信服务(海南)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速查征信”)的公司,给寻求贷款的消费者“下了套”:未经本人同意,银行卡就被强制扣除了395元的个人报告产品费用。

缺乏从业资质

打开“信用优享”App、注册登录、填写个人资料、银行卡号……在王一(化名)看来,一系列都是常规操作,但他没想到的是,一输入验证码,银行卡就被强制扣款了395元的个人报告费。

“仅仅一分钟,我的钱就被扣了,关键是贷款也没下来,这才意识到是个套路。”根据王一向北京商报记者提供的相关协议、个人征信授权书及报告截图,提供这一个人报告产品以及发出扣款指令的,是一家所谓的征信服务公司——速查征信。

从协议内容来看,速查征信是这家“信用优享”App的运营方。协议指出,“用户发出的指令不可撤销或撤回,信用优享有权根据用户的指令委托银行或者第三方从银行卡支付资金给收款人,且用户不应以本人意愿交易或者其他任何原因要求信用优享退款或承担其他责任”。

再看看这份395元的个人报告长啥样?从北京商报记者获取的速查征信个人报告来看,多位分析人士指出,该报告内容较为“含糊”,其中仅包括“借贷风险勘测”“团伙欺诈排查”“偿债压力指数”等内容,且报告仅提供一个数值,并未有依据支撑。

除了强制扣款和个人报告山寨外,在分析人士看来,速查征信还违反了《征信业管理条例》,存在违规从事征信业务的风险。

众所周知,自个人征信市场化以来,截至目前仅有百行征信和朴道征信两家公司获得了个人征信牌照。以此来看,这家“速查征信”并未取得个人征信从业资质。

但北京商报记者查询天眼查发现,“速查征信”公司注册地在海南省海口市,经营范围内表明:可提供“企业及个人信用的征集、评定、评估服务,企业及个人信用信息服务、企业及个人征信业务、信用调查,采集、调查、保存、整理、提供企业及个人信用信息、信用信息登记,代理信用修复业务”。

就是否强制扣款以及违规从事征信业务一事,北京商报记者拨打了信用优享客服电话,后者回应称,“信用优享平台是一个服务机构,主要为需要贷款的个人客户提供个人信用报告,并会将个人信用报告推荐给第三方贷款平台”,当被问到平台是否有个人征信查询资质时,后者却称无法回答。

金融科技专家苏筱芮指出,从操作手法和信用报告来看,这一平台打着“信用”的旗号收取报告费用,一是标准不规范,正规的信用报告应当有自身的标准,数据来源权威;二是机构非持牌,个人征信业务拥有较高的准入门槛,非法从事征信业务的平台具有违规风险。

苏宁金融研究院金融科技研究中心主任孙扬同样认为,这些公司提供的征信报告都涉及个人信用情况评价,属于个人征信业务范畴,但是公司却没有获得监管部门的批准,明显违反了《征信业管理条例》。

鱼龙混杂

没有征信牌照但横行市场,查询消费者个人信息并收取费用,这样的山寨征信公司并非速查征信一家。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除了“速查征信”外,还有一家名为“正树信用”的公司,同样存在类似情况。多位消费者向北京商报记者反映,在“闪贷分期”App上申请借款,流程走到绑定银行卡,然后输入验证码时,在没有扣费提醒的情况下,银行卡被强制扣费299元,其中商品说明为“闪贷分期信用综合报告”,收款公司为“正树信用”。

针对强制扣费一事,北京商报记者拨打闪贷分期客服电话进行求证,后者回应称,用户是因为点击查看报告所以产生了相应的费用,都有相应协议说明。但对正树信用是否有相应从业资质,该客服同样称无法回应。

根据多位消费者向北京商报记者提供的多份协议来看,在个人大数据报告服务协议中提到,闪贷分期查询服务需要收取服务费用,服务费用根据提供报告内容的不同划分为多个收费标准,具体服务费用标准需99-299元不等。但需要注意的是,不管是该协议还是注册协议及隐私政策,多份协议均未有盖章签名。

另与“速查征信”类似的是,北京商报记者查询天眼查发现,“正树信用”同样注册在海南省海口市,未持有个人征信牌照,但经营范围同样包括“企业及个人信用的征集、评定、评估服务;企业及个人征信业务咨询;采集、调查、保存、整理企业及个人信用信息,提供信用报告;商业信用管理;代理信用修复业务”。

没有征信牌照但登记“个人征信业务”,并宣称可提供信用报告、代理信用修复,这样的公司目前在市场上并不少见。

北京商报记者查询天眼查发现,目前以征信为名的公司有上百家,市场可谓是鱼龙混杂。其中就包括速查征信、全旗(海南)征信服务有限公司,注册地大多在海南省,也都宣称可提供个人征信、提供信用报告等。

打击力度不够

山寨征信公司横行,在业内看来,由多方原因所致。正如孙扬指出,如今,线上违规提供贷款平台的机构和App依然很多,这些平台骗取用户信息进行转卖获利,推销“征信报告”获利,也给了这些山寨征信机构生存的空间。

苏筱芮则谈到了违规成本的问题,在她看来,目前对山寨征信公司的打击力度不够强,也导致这些山寨征信公司违规业务蔓延。

近几年,随着线上信贷市场的爆发,个人征信市场需求大幅上升,但随着山寨征信机构横行,再到一些数据类公司从事类征信业务,个人征信市场也出现了一定的模糊地带,侵犯个人数据隐私问题也不断暴露。

如何规范个人征信市场?又该怎么样根治个人数据被违规收集乱象?

在孙扬看来,金融监管部门有必要和互联网管理部门、市场监督管理一起,对于山寨征信公司进行专项整治。一是通过技术手段找到这些未经批准和备案、违规提供征信服务的公司,并依法进行关闭和取缔;二是对银行、消费金融公司、小贷公司等机构提出明确的约束要求,严禁和类似的山寨征信公司合作,否则进行处罚;此外,消费者也不要轻易在山寨网贷平台使用服务、填写信息,一定要通过正规的银行机构和消费金融公司申请消费贷款,这样才安全可靠。

苏筱芮同样认为,山寨征信公司通常也从事互联网贷款业务,可以从持牌机构对合作方的监管出发,对于主动与山寨公司合作,为消费者加重负担的开出罚单;其次,要切断山寨征信公司的App、小程序、微信公众号等宣传渠道,多措并举封堵山寨征信公司侵犯消费者的路径;再者,可开展专门对山寨征信公司的清理整顿活动,未经金融部门批准,擅自以“征信”“信用”等名义从事个人征信业务活动的,可采取关停其网站、注销其企业主体等措施。

来源:北京商报

除非特别声明,本站文章均为网络整合。如有侵权,请告知站方处理。
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