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年鏖战无果?海南椰岛实控人再变更

在此番减持中,王贵海及其一致行动人可谓收获颇丰。

这是意料之中的结局。

根据海南椰岛最新公告,4天前,王贵海与其第一大股东东方君盛签署的为期24个月的《表决权委托协议》到期终止,表决权委托关系到期解除后,王贵海不再是海南椰岛实际控制人,同时也不再持有和实际支配海南椰岛股份的表决权,实控人变更为董事长冯彪。

故事需从2019年6月讲起。彼时,东方君盛将其持有海南椰岛20.84%股份的表决权委托给王贵海,加之后者控制的海南红棉、海南红舵及一致行动人田高翔、王正强持有海南椰岛的股份,成为海南椰岛的实际控制人。

《国际金融报》记者注意到,在表决权委托到期之前,王贵海及其一致行动人就已逐渐“撤退”。海南椰岛公告显示,自3月初至6月上旬,王正强、田高翔、海南红棉、海南红舵先后通过集中竞价交易的方式“清空”海南椰岛股份,“本次表决权委托到期解除后,王贵海可以实际支配的公司表决权股份为0股。”

而在5月中旬,海南椰岛曾在公告中援引东方君盛说法,自2021年3月起,王贵海控制的海南红舵、海南红棉及一致行动人王正强已累计减持海南椰岛 5%的股份,“我司认为,王贵海及其一致行动人在表决权委托有效期内减持海南椰岛股票,意味着王贵海及其一致行动人已经背离双方签署《表决权委托协议》时一致看好海南椰岛发展的初衷和目的,表决权委托的基础已经丧失,将不再续签。”

此外,在上述公告中,海南椰岛还称,早在2019年7月,东方君盛与王贵海就因董事候选人名单而出现分歧,以至于公司第七届董事会、监事会任期已于2019年1月4日届满,目前仍未完成换届选举工作。

“王贵海与其一致行动人背后与泸州老窖集团系资本有着不同寻常的关系。”一位不愿具名的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此前老窖集团方面曾有意邀请前海南椰岛副总经理武晖出任总经理,但遭到冯彪的反对,此后不了了之。

当下,究竟因何减持海南椰岛尚不得知,不过,在此番减持中,王贵海及其一致行动人可谓收获颇丰。

在2019年4月之后两年里,从事保健酒主业的海南椰岛股价一直在10元左右徘徊,今年4月份之后突然启动,一改此前备受市场冷落的颓势,特别是自5月中旬之后,海南椰岛股价从12元一路直线攀升至27元左右,15个交易日内股价区间涨幅达100%,期间,其股价甚至一度盘中摸高至历史高点32.78元。

消息面上,海南椰岛股价暴涨或与公司进军酱酒领域有关。4月27日,该公司曾发布对外投资公告,称其全资子公司海南椰岛酒业发展有限公司拟与贵州省仁怀市茅台镇糊涂酒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糊涂酒业”) 共同出资设立贵州省仁怀市椰岛糊涂酒业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3亿元,其中海南椰岛酒业发展有限公司以现金资金出资2.4亿元,占注册资本的80%。糊涂酒业以0.6亿元的大曲坤沙酱酒实物方式出资,占合资公司注册资本的20%。

“公司认为,酱酒正在从部分区域向全国市场呈扩散趋势,未来伴随企业展开全国化布局,酱酒市场区域的下沉与渠道渗透将大大提高,酱酒消费习惯培育将更加成熟,从而有望推动酱酒消费氛围在全国范围进一步扩散,进一步提升酱酒在白酒市场的占比。”海南椰岛方面此前在回应《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称,上述合作公司为完善在白酒产业上的战略布局,并其将会协助糊涂酒业进行IPO,“按照规划,糊涂酒业将对照IPO的标准与要求,持续规范企业运作,在完成股份制改革后,启动相关上市申报等工作”。

6月23日,就公司与糊涂酒业的合作及实控人变更的相关问题,《国际金融报》记者向海南椰岛发送采访函,但截至发稿,尚未得到相关回应。

本文来源国际金融报,观点不代表自贸港在线-海南自贸港门户网站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侵权,请告知站方处理。
2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