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口红城湖湖心岛13年前烂尾楼产权案判决有误

红城湖公园已向公众开放一年多了,湖心岛烂尾酒店成了公园内一处刺眼的伤疤

  海口红城湖湖心岛烂尾酒店项目,业主提出2.6亿元征收赔偿,致使征收工作长期停滞。如今,红城湖公园已向公众开放一年多了,湖心岛烂尾酒店成了公园内一处刺眼的伤疤。2019年4月,南海网记者对此调查发现项目背后存在案中案,各种利益交织错综复杂、疑点重重,南海网独家系列报道引发社会广泛关注。早年项目产权所有人赵大千看到报道内容后,发现了很多鲜为人知的内情,遂委托亲属向海南省及海口市多部门举报投诉称,当年涉及项目的判决有误,自己遭到他人“套路”。近日,海口琼山区法院作出民事裁定,承认此前涉及湖心岛项目产权过户纠纷的生效判决存在错误,决定中止执行原审判,另行组成合议庭再审。

  新海南客户端、南海网、南国都市报记者 姜飞 实习生 郑鑫

海口红城湖湖心岛上烂尾酒店一侧墙面,部分墙体长了绿色的植物。记者 刘洋 摄

  业主代表提出2.6亿元赔偿

  湖心岛烂尾楼征收长期停滞不前

  2019年2月中旬,海口市启动红城湖公园大范围改造,当年年底陆续对外开放。如今的红城湖公园风光优美,湖水清澈,成为很多游客和市民休闲散步的好去处。每天晚上华灯初上,四周景观倒影在湖面,微风吹过湖水荡漾,整个公园流光溢彩,成为海口市中心的网红打卡地。然而,湖心岛上烂尾酒店项目黑乎乎横在那里,成为整个红城湖公园刺眼的伤疤。

  海南省及海口市、琼山区三级政府对红城湖公园改造高度重视。早在2018年12月中旬,琼山区为此召开专题会,研讨红城湖湖心岛项目征收问题,会议要求尽快启动湖心岛征收工作,将其一并纳入红城湖公园项目建设内容,进行整体统筹考虑。

  原琼山区征收局曾与红城湖湖心岛烂尾酒店业主代表周某萍商谈项目征收赔偿问题,提出1.2亿元赔偿方案,被对方回绝,周某萍出示了一份价值2.6亿元项目价值评估报告。

  由于无法满足企业提出的赔偿价格,红城湖湖心岛烂尾项目征收工作被迫一再搁置。

海口红城湖湖心岛上烂尾酒店。记者 刘洋 摄

  几家公司之间

  存在千丝万缕的关系

  4月23日,记者从权威渠道证实,海口红城湖湖心岛上烂尾酒店目前仍在海南誉瑞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下称:誉瑞公司)名下,誉瑞公司于2011年4月6日将上述房产项目抵押给了一名叫符某英的自然人。

  公开报道显示,2018年11月8日,琼山区政府公开回应网友提问时曾表示:红城湖湖心岛土地使用权归海南金锦实业公司(下称:金锦公司)所有。

  既然上述项目在誉瑞公司名下,与金锦公司有何关联?记者采访中了解到,周某萍所持的项目评估报告委托人正是金锦公司。

  记者查证发现,金锦公司于2009年8月4日注册,其注册资本200万元。然而,就是这样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公司,却让誉瑞公司将价值上亿元的湖心岛项目拱手让出。2011年,誉瑞公司与金锦公司因房地产转让合同纠纷,经法院调解,双方根据(2011)海中法民一初字第1号《调解书》,誉瑞公司同意将上述房产项目过户至金锦公司名下。

  令人费解的是,之后长达10年的时间里,上述房地产项目一直未过户,誉瑞公司在此期间将项目抵押给了一名叫“符某英”的神秘人物。

  面对这一抵押行为,金锦公司未见反应。令人奇怪的是,上述项目抵押给“符某英”期间,誉瑞公司又将该项目给一名叫“朱某林”的男子做诉讼担保,同样未见“符某英”有异议。

  企业注册信息显示,2015年11月19日,誉瑞公司联络人备案变更为“付佳”3天后,金锦实业公司联络人备案也成了“付佳”;上述2家曾对薄公堂的公司使用同一联系电话:089868542526(空号)。

  2019年4月底,记者走访中还发现,金锦公司、誉瑞公司注册地点不存在。同年4月30日,因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誉瑞公司和金锦公司分别被海口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蹊跷的是,2020年2月28日,并未从经营异常名录移出的情况下,誉瑞公司办理了注册地址变更。同年7月21日,誉瑞公司再次因“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从以上信息来看,金锦公司和誉瑞公司似乎有所关联。无论周某萍代表金锦实业公司还是誉瑞公司,说明其与两公司之间关系非同寻常。

海口红城湖湖心岛上烂尾酒店。记者 刘洋 摄

  千嘉公司以项目为抵押借款

  最后被法院判决把项目过户给别人

  记者调查中发现,除周某萍之外,海口红城湖湖心岛烂尾项目一系列所有权变更,还指向了另一个关键人物韩某环。

  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2000年8月9日作出的民事判决书〔(2000)海中法民初字第75号〕,判决为韩某环办理海口市海秀大道顺发新村A1-4-1栋等房屋产权过户手续,而博兴公司目前公开注册地址正是:顺发新村A1-4-1栋,周某萍则是博兴公司法人代表。

  韩某环是海南某汽车销售有限公司法人代表,该公司联络员备案与誉瑞公司、博兴公司、金锦公司、嘉新地产公司的联络员备案人一致:均是在2015年11月集中变更为“付佳”。嘉新地产公司、某汽车销售公司、银融公司、誉瑞公司、博兴公司、金锦公司背后,均与韩某环存在直接或者间接关联的公司。

  2002年11月29日,海南千嘉实业有限公司(下称:千嘉公司)以520万元竞得红城湖湖心岛烂尾酒店项目房地产及设施。2004年,千嘉公司资金吃紧,公司法人代表赵大千遂以项目为抵押,向海口某典当公司老板陈某某借款。赵大千内弟陈伟明告诉记者,红城湖湖心岛项目产权纠纷,正是源于赵大千的借款引发,而韩某环与陈某某是夫妻关系。

  “赵大千和韩某环以及誉瑞公司并不认识,没想到最后成了与韩某环之间借款,且出现了多份抵押借款契约,体现债务总额为2000多万元,这些都不存在。”陈伟明说,后来的誉瑞公司、千嘉公司和韩某环借款纠纷中,原审法院公告送达开庭通知,导致千嘉公司因没关注到公告开庭时间未能出庭,2008年2月25日,法院判决千嘉公司把红城湖湖心岛烂尾酒店项目过户给誉瑞公司。

  赵大千发现红城湖湖心岛项目产权变更到誉瑞公司名下时,才知道输了官司且错过上诉期限。之后,赵大千又发现,他与海口某典当公司借款成了与韩某环之间的借款,且这些巨额债务虽无银行流水等证据支持,但得到了原海南省第二公证处(现已更名为:海口市琼州公证处)确认。“我压根没去过公证处,不知道公证这回事。”2020年9月23日,赵大千在家人陪同下来到海南,向有关部门反映公证材料存在问题时如是说。

  当天,记者随同赵大千来到海口琼州公证处了解情况时,在其中一份公证档案材料中看到,内容是千嘉公司向韩某环借款,双方签订的一份《房地产抵押追加借款合同》中,双方约定的借款金额(当金)及借款期限中,约定25天一个借款期限,每个当期利息5%,如此高额利息得到了公证认可,赵大千则称根本不知道这份合同的存在。

  记者查询双方的公证档案材料时注意到,有的申请表内容空白,其中一份公证申请表上,甲乙双方申请人电话号码一模一样,赵大千女儿赵某银作为乙方申请人,填写的身份证号码与其真实身份证不同。赵某银称,申请表上她的电话号码是错的,身份证号码是错的,签名非其本人签字。

  针对公证档案材料发现的疑点,赵大千已经委托陈伟明向海南省司法厅举报。

海口红城湖湖心岛上的建筑。记者 刘洋 摄

  13年后法院发现原判决有误

  中止执行决定再审

  千嘉公司委托代理人周安(化名)告诉记者,原审法院在了解千嘉公司确切送达地址、可直接邮寄送达的情况下,采用公告送达方式,但千嘉公司因没有看到公告送达的开庭时间,未能按时出庭。

  “更重要的是,誉瑞公司与千嘉公司订立的《房地产买卖契约》并非完整买卖交易合同,誉瑞公司、千嘉公司、韩某环3方签订的《抵押物折价抵偿协议书》与《房地产买卖契约》有着一体性的紧密联系,是买卖合同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整个交易中居于核心重要地位,韩某环不仅是出借人、抵押权人,更是折价协议的签订一方,应为必须参加该案诉讼的一方当事人,原审判决将这一诉讼主体遗漏。”周安告诉记者,2009年5月13日,千嘉公司不服判决曾提出再审申请,同时申请追加韩某环为诉讼当事人,确认与韩某环之间抵押借款合同、誉瑞公司的房地产买卖合同无效,然而,法院维持了原判。

  赵大千不明不白输掉了官司,无奈离开海南。记者近期采访中了解到,遭此重大挫折之后,赵大千倾家荡产不说,独子赵某安因无力偿还债务被列入失信人员黑名单,至今未能成家。如今,赵大千在云南某地生活,由于终日郁郁寡欢落下重病,基本靠流食维持生命。

  南海网公开披露围绕红城湖湖心岛项目背后的利益博弈后,赵大千和家人远在千里之外看到报道如梦初醒,“官司输得窝囊,输得不明不白,赵大千根本不信自己会输。”4月22日,陈伟明接受新海南客户端记者采访时说,看了之前南海网的报道,才发现项目面积已发生量变的内幕。

  发现当年判决结果存在疑点后,千嘉公司一年来多方申诉,向海南省及海口市多部门实名举报。

  今年4月14日,海口市琼山区人民法院作出(2020)琼0107民监4号民事裁定显示,原审原告誉瑞公司与原审被告千嘉公司房屋产权过户纠纷一案,该院于2008年2月29日作出的(2007)琼山民一初字第466号民事判决,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经本院院长提交审判委员会讨论认为,该判决书确有错误,应予再审,依法裁定此案由该院另行组成合议庭再审;再审期间,中止原判决的执行。

  红城湖湖心岛酒店产权流转过程

  2002年

  千嘉公司以520万元拍卖竞得湖心岛烂尾酒店项目房地产及设施

  2004年

  千嘉公司以项目为抵押,向海口某典当公司老板陈某某借款。此后莫名变成向韩某环借款,出现多份抵押借款契约,债务总额为2000多万元

  2008年

  法院判决千嘉公司把湖心岛烂尾酒店项目过户给誉瑞公司

  2011年

  誉瑞公司同意把湖心岛烂尾酒店项目过户给金锦公司,但实际一直未办理过户手续

  2011年

  誉瑞公司把湖心岛烂尾酒店项目抵押给符某英,同年,用该项目为朱某林做诉讼担保

  2019年

  海口启动红城湖公园改造,对于红城湖湖心岛烂尾酒店,原琼山区征收局提出1.2亿元赔偿方案,该项目业主代表周某萍则提出2.6亿元赔偿。项目征收就此搁置

本文来源南国都市报,观点不代表自贸港在线-海南自贸港门户网站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侵权,请告知站方处理。
3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