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入海航风险、牵涉最富法官案,海南银行开业5年连续踩雷

作为海南省唯一一家省级法人银行,自成立以来海南银行就备受期待

3月18日,海南银保监局发布公告,核准朱德镭海南银行董事长的任职资格。这意味着,海南银行自成立以来的第二位董事长获得监管批准。


作为海南省唯一一家省级法人银行,自成立以来海南银行就备受期待,但其盈利能力却低于行业平均水平。


由于对海航集团关联授信规模较大,海南银行因此卷入海航集团流动性风险。而震惊全海南岛的“最富法官”张家慧案,海南银行也是冤大头,其在张家慧丈夫实际控制的公司拥有的不良资产债权金额本金达到约1.2亿元,能否挽回巨额损失不得而知。


从2015年下半年开业到2019年11月张家慧案发,短短4年时间,海南银行即在张家慧丈夫实控公司拥有的不良资产债权本金达到约1.2亿元。这些不良资产债权是如何产生的?《创业圈》联系海南银行有关人士采访,但截至发稿未获置评。


盈利能力低于行业平均水平

海南银行是海南唯一的省级法人商业银行,注册资本30亿元,由海南鹿回头旅业投资有限公司(海南省发展控股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作为主发起人,交通银行作为战略投资者,12家股东共计出资40.8亿元发起设立。


2015年8月,海南银监局同意海南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开业,并分别核准王年生、朱德镭的海南银行董事长、行长的任职资格。


初创团队的两位主要掌舵人均有丰富的从业经验,海南银行被市场寄予厚望。资料显示,第一任董事长王年生历任海南省政府办公厅金融工作处处长,海南省政府金融工作办公室主任等职。从2009年2月开始,王年生担任海南银行筹建工作组组长。而海南银行第一任行长朱德镭原为交通银行海南省分行副行长


今年1月,海南银行迎来开业5年来的首次重大人事变动。王年生调任海南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书记,提名为海南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理事长人选。另据1月16日海南日报报道,朱德镭拟任海南银行党委书记,提名为海南银行董事长人选。
作为海南省唯一的省级法人商业银行,海南银行在当地地位突出。截至2020年6月末,海南银行下辖25个营业网点,包括1家营业部、2家分行和22家支行,营业网点覆盖了海南省19个市县和洋浦经济开发区,在海南省形成了较为完善的金融服务网络,区域竞争力很强。


但自成立以来,海南银行的盈利能力却低于预期。2020年前三季度,海南银行营收8.57亿元,净利润3.01亿元。2019年,海南银行实现营业收入9.83亿元,比上年增长0.15亿元,是2016年的2.15倍;实现净利润2.42亿元,比上年增长0.55亿元,是2016年的2.35倍。

东方金诚国际信用评估有限公司(东方金诚)发布的海南银行2020年主体评级报告(以下简称“报告”)解释称,“由于资产减值损失计提力度较大和初成立业务管理费支出较高,使其盈利能力低于行业平均水平。”


根据上述评级报告,海南银行房地产业及相关行业贷款占比也较高,客户集中度亦处于较高水平。


截至2020年6月末,海南银行向房地产业和建筑业投放贷款占对公贷款的比重分别为26.41%和9.73%,合计占比达36.14%。同期末,该行房地产贷款余额60.07亿元,较年初增长20.91%。可见,房地产行业政策变动及价格波动都可能对其房地产业贷款产生很大影响。


另外,海南银行大额贷款占比较高,客户集中度较高。截至2020年6月末,海南银行单户贷款规模1.00亿元以上大额客户共计54户,贷款余额合计134.34亿元,占全部贷款总额的52.16%。同期末,该行单一贷款客户和单一集团客户集中度分别为13.16%和45.85%,超过监管指标


在“最富法官”丈夫实控公司拥有过亿不良资产债权

海航集团旗下海航国际旅游岛开发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持有海南银行9%的股权,是海南银行的第六大股东。由于对海航集团关联授信规模较大,海南银行面临较大的调整压力。


根据东方金诚发布的评级报告,截至2020年6月末,海南银行关联集团授信余额合计35.88亿元。其中最大关联集团为海航集团,授信余额为24.39亿元,占到海南银行期末资本净额的比重为45.85%。


此外,该报告还提及,截至2020年6月,海南银行投资资产中信托计划和资产管理计划规模合计为42.89亿元,其中13.39亿元底层实际融资人为海航集团。同期末,海航集团在海南银行授信余额的24.39亿元中,贷款余额为16亿元。


海航集团自2017年末暴发流动性风险以来,未能彻底化解面临的风险,叠加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海航集团流动性风险进一步加剧。


今年1月29日,海航集团发表声明称,我集团收到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发出的《通知书》,主要内容为:相关债权人因集团不能清偿到期债务,申请法院对我集团破产重整。


海南银行即是相关债权人之一。海航控股公告称,“法院裁定受理债权人海南银行对公司重要股东海航集团的重整申请。”


此外,海南银行去年8月发布的一则不良资产债权公开转让竞价公告,颇为耐人寻味。


去年8月22日,海南银行发布公告称,拟将所拥有的海南迪纳斯投资有限公司不良资产债权通过公开竞价方式进行转让。公告还披露,截至2020年8月30日,海南银行拥有的迪纳斯不良资产债权金额本金约1.2亿元及相应利息之合计,目前贷款五级分类状态为可疑。


有媒体报道称,海南迪纳斯投资有限公司际控制人为海南省高院原副院长张家慧的丈夫刘远生。据称,张家慧、刘远生夫妇“编织了一个巨大的商业帝国”,张家慧因此被称为“最富法官”。


2020年12月4日,海南省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张家慧受贿、行政枉法裁判、诈骗案。张家慧被判有期徒刑18年,并处罚金人民币400万元。对张家慧犯罪所得财物及孳息予以追缴,上缴国库。


经审理查明,张家慧利用职务上便利,直接或通过他人非法收受财物共计4375万元。2015至2016年,张家慧为使其丈夫刘远生实际控制的海南迪纳斯投资有限公司少缴或不缴增容费,在行政审判活动中指使、授意他人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作枉法裁判,致使该公司少缴纳增容费4621万余元。


天眼查显示,海南迪纳斯投资有限公司成立于2001年,注册资金1000万元;而海南银行于2015年9月正式营业。


从海南银行开业到2019年11月张家慧案发,大约4年时间。海南银行为何短短几年间在迪纳斯拥有的不良资产债权金额本金达到约1.2亿元?《创业圈》联系海南银行采访,但截至发稿前未获回复。


公开数据显示,2019年,海南银行计提资产减值损失准备为2.05亿元,当年年末减值准备保有额9.26亿元。


去年以来,海南银行两大股东发生变动。


2018年,海南银行第二大股东上海华信国际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华信”)由于债务纠纷,其持有海南银行的股权被司法冻结。2020年6月,银保监会官网公告,海南银保监局同意上海华信将持有的海南银行3.6亿股股份转让给中国国家铁路集团有限公司下属子公司中国铁路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铁投资”)。转让后,中铁投资持有海南银行12%的股份,上海华信不再持有海南银行股份。


今年2月6日,海马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发布转让海南银行部分股权的公告。公告显示,其控股子公司海马财务拟向中铁投资出售其持有的海南银行7%股权,转让价格为3.297亿元。转让前,海马财务持有海南银行12%股权,转让完成后,海马财务持有海南银行5%股权。


这意味着,如果获得监管的批准,中铁投资将持有海南银行19%的股权,超过海南鹿回头旅游投资有限公司持有的17%,成为海南银行的第一大股东。

海南银行提升核心竞争力,积极融入海南自贸港建设

据海南日报3月25日报道,2019年4月,海南银行正式开办国际业务。虽然起步晚,但发展迅速,短短3年,陆续推出了跨境人民币、NRA账户、贸易融资等25项产品,国际金融产品体系日趋完善。与中国银行、交通银行、工商银行等境内外银行建立了代理行和业务合作关系,初步构建了境内外同业联动的体系。与此同时,海南银行新建成国际业务系统、跨境人民币报送系统和电子国内证系统等系统,国际业务线上运行畅通。在搭建国际业务产品和业务基础架构上,还形成了有效的国际业务营销与获客机制,通过条线联动、总分联动等多种模式为企业提供综合性金融服务。

海南银行相关负责人说。如今,海南银行已为海南本地130多家企业提供国际结算和贸易融资服务。“特别是率先为兖矿智慧物流办理375万美元离岸转手业务,成为首家支持海南自贸港新政的金融机构。”海南银行相关负责人说,截至2020年末,海南银行办理离岸转手开证业务合计781万美元。

2020年末,海南银行总资产突破730亿元,同比增幅36%;一般性存款余额近460亿元,增幅45.51%;各项贷款余额超315亿元,增幅44.37%;盈利能力持续提升,全年净利润3.88亿元,比同期增加1.44亿元,不良贷款率始终保持在较低水平,拨备覆盖率和资本充足率均符合监管标准。2020年,东方金诚国际信用评估有限公司对海南银行主体长期信用等级评级为AA+,评级展望为稳定,属于同业较高水平。(海南日报记者 王培琳 海报集团全媒体中心记者 洪佳佳)

对于海南日报与《创业圈》百家号报道中,关于东方金诚国际信用评估有限公司对海南银行主体长期信用等级评级,“盈利能力低于行业平均水平”以及“同业较高水平”的描述差异,由于东方金诚官方网站,查询不到海南银行的任何信息,故暂时无法解释。

信用评级监管加码!东方金诚因两大问题遭银行间交易商协会处分

据证券时报2019年9月报道,9月12日,交易商协会协会公布了关于东方金诚的自律处分信息,因评级报告数据问题、申请材料及评级模型信息不完整等问题,给予东方金诚诫勉谈话处分。而在9月4日,中证协、交易商协会通报二季度评级机构业务情况中,同样指出东方金诚业务中的问题所在,要求其限期改进。

早在2017年9月,东方金诚就曾因未严格履行相关评级工作程序而被北京证监局开出警示函。彼时,警示函中显示,在“16泛控01”项目跟踪评级中,东方金诚评级系统未能调取最新财务数据,致使该项目评级模型测算结果第四部分各项定量指标的因子分数与2015年初评时完全一致。

来源:《创业圈》百家号、海南日报、证券时报

本文来源《创业圈》百家号、海南日报、证券时报,观点不代表自贸港在线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侵权,请告知站方处理。
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