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自贸港迎来关键之年 建设重点有哪些?

不管是中国推动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尽早生效实施,还是积极考虑加入CPTPP(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以及要加快构建新发展格局,都要求海南自由贸易港的建设加快推进

  “十四五”开局之年,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再度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

  根据规划,“十四五”时期,海南将初步建立自由贸易港政策制度体系。同时完成自由贸易港第一阶段制度安排有关任务,争取2023年底前具备封关硬件条件、2024年底前完成封关各项准备。

  2021年,是海南全面深化改革开放和加快建设自由贸易港关键之年。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副院长崔卫杰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不管是中国推动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尽早生效实施,还是积极考虑加入CPTPP(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以及要加快构建新发展格局,都要求海南自由贸易港的建设加快推进。

  正着手制定跨境服务贸易负面清单

  3月8日下午举行的“部长通道”采访活动上,商务部部长王文涛表示,今年要进一步加大引资力度,全面扩大对外开放,营造良好的环境。“我们也正着手制定跨境服务贸易负面清单。”

  2020年6月发布的《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总体方案》(下称《总体方案》)中明确,制定出台海南自由贸易港跨境服务贸易负面清单。

  跨境服务贸易负面清单是当前国际高标准自贸协定在做出相关领域开放安排方面采取的一种主要模式,这将是我国在跨境服务贸易领域公布的第一张负面清单,也将是我国对外开放进程中又一重大的基础性改革。

  2月3日,商务部自贸区港司副司长袁园在回答第一财经记者提问时表示,之所以选取海南自由贸易港来“第一个吃螃蟹”,一是海南自由贸易港具备实施最高水平开放政策的独特优势,所以率先实施跨境服务贸易负面清单模式,开放力度更大,灵活度更高,测试性也更强,有利于加快建设高水平的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

  二是海南自由贸易港作为一个相对独立的地理单元,可以岛内率先建立起跨境服务贸易负面清单实施所应具备的相应管理制度,统筹好发展和安全,也为出台自贸试验区跨境服务贸易负面清单和后续出台全国跨境服务贸易负面清单来探索路径、积累经验。

  三是从海南自由贸易港的需要看,旅游业、现代服务业和高新技术产业是海南着力发展的三大产业,这三大产业或为跨境服务贸易重点发展领域,或为跨境服务贸易实施重要载体,所以跨境服务贸易负面清单也将有助于海南自贸港贸易自由化便利化制度和政策体系的落地实施,能够推动三大产业实现开放发展。

  在“开放的门要开得更大”方面,王文涛还表示,今年要进一步尽可能地再缩减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也就意味着门开得越来越大,门槛降得越来越低,让外资能够更容易地进入。

  2月1日起,《海南自由贸易港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20年版)》施行,这份海南版的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仅27项特别管理措施,不仅低于全国版的33项,也低于自贸区版的30项。

  借助于更短的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海南进一步放宽了采矿、汽车整车制造等领域的准入,在增值电信、教育和商务服务等市场主体高度关注的重点领域也做出了更为开放的安排。

  开放的海南,正在吸引越来越多外资进入。

  数据显示,2020年海南新设立外商投资企业1005家,同比增长197.3%。全年实际利用外资30.3亿美元,同比增长100.7%,自2018年以来,连续3年翻番。

  零关税四张清单陆续落地

  海南自由贸易港政策制度体系,以贸易自由便利和投资自由便利为重点。《总体方案》对贸易、投资、跨境资金流动、人员进出和运输往来五大自由便利以及数据安全有序流动方面,作出了一系列制度安排。

  比如,在货物贸易方面,实行以“零关税”为基本特征的自由化便利化制度安排。在服务贸易方面,实行“既准入又准营”为基本特征的自由化便利化政策举措。

  3月4日,财政部、海关总署、税务总局联合印发《关于海南自由贸易港自用生产设备“零关税”政策的通知》,标志着“对企业进口自用的生产设备,实行‘零关税’负面清单管理”政策落地。

  根据《总体方案》,海南“全岛封关”运作前,将实行部分进口商品零关税政策,并出台“一负三正”进口商品“零关税”清单。

  截至目前,这四张清单中,已经出台了原辅料、交通工具及游艇两张正面清单,以及上述企业进口自用生产设备一张负面清单,只有岛内居民消费进境商品的正面清单尚未出台。

  从政策的落地效果来看,截至目前,海南已有5家企业申请设立原辅料账册,办理44票货物进出口通关手续,货值8.9亿元,进口环节减免税款9931万元,贸易方式覆盖政策规定的“生产自用”等四种产业形态。

  《总体方案》发布以来,海南自由贸易港的相关政策举措持续落地,除了“一负三正”进口商品“零关税”清单,还有离岛免税购物新政、洋浦保税港区监管办法、开放第七航权、企业和个人所得税优惠等。

  我国正在从商品和要素流动型开放,转向规则、规制、管理、标准等制度型开放。崔卫杰表示,海南自由贸易港在制度创新、产业开放上可以发挥很好的先行示范作用。比如,“争取将CPTPP有关规则在海南先行先试,为加入CPTPP或商谈更高水平自贸协定试验规则,打造国际高标准经贸规则先行先试区”。

  此外,崔卫杰表示,海南自由贸易港的高水平开放,也可以和RCEP的落地实施相互促进,发挥更大的集成效应。

  吸引海外消费回流

  今年1月,海南省委书记沈晓明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表示,相较于新加坡、迪拜等自由贸易港,海南自贸港的重要优势在于既面向全世界,又背靠超大规模国内市场。海南可以发挥自由贸易港独特优势服务并融入新发展格局,成为构建新发展格局的积极参与者、贡献者。

  在吸引消费回流、促进国内大循环方面,沈晓明表示,可以通过海南自贸港的特殊政策和销售渠道,为国内消费者提供种类更多、价格更低、品质更优的国际化商品和服务,吸引国人出境消费回流。

  目前,海南提出打造免税购物、国际医疗、留学海南三大品牌,吸引我国居民海外消费回流。

  其中,通过离岛免税政策,吸引境外高端商品消费回流;通过博鳌乐城国际医疗旅游先行区,吸引境外医疗消费回流;通过国际教育岛建设,吸引境外教育消费回流。

  得益于离岛免税新政,海南正在推动免税购物从“百亿级”产业增长为“千亿级”产业。

  2020年,海南省离岛免税店实际销售额(含有税)达327.3亿元。今年1~2月,9家离岛免税店免税销售额84.9亿元,同比增长359%。

  今年1月,时任海南省代理省长冯飞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十四五”时期海南要完善全岛免税销售网络,实现国外商品和国内购买力充分对接,吸引免税购物回流3000亿元。2021年力争免税销售突破600亿元。

  《海南日报》报道称,全国政协委员、海口海关关长施宗伟认为,受全球疫情的影响,出境购物、留学、就医等需求发生转向,跨境消费转为国内消费的潜力非常巨大。

  下一步,海口海关将在海关总署指导下,推动“零关税”四张清单、加工增值货物内销等税收优惠政策及海关监管办法全面落地实施,推动海南离岛免税购物、医疗健康、邮轮游艇、南繁育种等重点产业加快发展。

本文来源第一财经,观点不代表自贸港在线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侵权,请告知站方处理。
3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