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豪家族办公室首选地 海南有可能取代香港、新加坡吗?

。海南位于RCEP区域的中心位置,四小时飞行圈覆盖东南亚、日韩以及中国大部分地区,再加上市场高度开放、贸易投资便利、资金流动自由、生产要素集聚,将在区域合作中发挥着门户的作用

12月1日,《海南自由贸易港进口 “零关税”原辅料海关监管办法》正式实施,首票原辅料“零关税”货物经海关快速放行后投入生产使用,标志着海南自贸港首张“零关税”清单正式落地实施。

海南自贸港作为“海关监管特殊区域”,同时具有国内市场和国际市场双重性质,成为“双循环”新发展格局下国内国际两个市场的特殊交汇点。这在中国成为全球最大消费市场的背景下,对货物贸易具有极大的吸引力。

海南在推进资本项目开放、探索构建新的账户体系及人民币国际化方面均会较大程度的探索。与香港、新加坡等主要自贸港以美元为主要交易货币、本币采取非国际化策略的情况不同,海南自贸港以人民币为主要交易货币。海南“境内关外”的性质为人民币国际化提供了新的市场空间,不仅贸易发展和双向投资将与人民币国际化相互驱动,并且945万常住居民和“国际旅游消费中心”的战略定位将推动人民币国际化从机构层面扩大到个人层面。离岸金融是自贸港的“标配”,海南应借鉴美国和日本的经验,探索打造境内离岸人民币市场。

海南自贸港建设总体方案发布半年来,一系列政策陆续落地,海南自贸港建设顺利开局,业界普遍预计,在不久的将来,海南将成为重要的离岸金融中心,对海内外的家族资本而言可谓意义重大

中国拥有全球第二大亿万富豪群体

中国银行业协会与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近日联合发布的《中国私人银行发展报告(2020)》显示,截至2019年底,中国高净值人群总量达132万人,较上一年增长近6.6%,占亚太区比例近20%。2020年,中国上榜福布斯十亿美元富豪人数达491人,财富净值总额近1.57万亿美元(约11万亿元人民币),十年复合增长率分别为8.8%和10.8%。中国百万亿规模的财富管理市场备受全球瞩目。

“中国拥有全球第二大亿万富豪群体。”瑞银集团(UBS)和普华永道(PwC)联合发布了2020年年度亿万富豪报告显示,亚太地区以831人成为全球亿万富豪人数最多的地区;其中一半来自中国。在过去十年,全球亿万富豪的数量翻了一番,财富总额增长超过三倍。中国亿万富豪的财富增长速度是全亚洲最快,增长了近9倍。尽管受疫情影响,中国亿万富豪人数仍持续增长,并创下新纪录达到415人,其中包括145名新上榜者,新增人数为全球最高。2018年至2020年7月底,中国亿万富豪的财富总额增长71%,达到1.7万亿美元。在中国的亿万富豪中,98%为白手起家(在欧洲、中东和非洲地区,白手起家的亿万富豪占到60%,美国为72%)。在2019年和2020年,中国最主要的财富驱动行业是医疗健康、材料以及娱乐和传媒。在娱乐和传媒行业中,网游是增长趋势最明显的子行业。

财富传承,已经成为高净值人群,尤其是超高净值人群最关心的主题之一。《中国私人银行发展报告(2020)》调研显示,六成以上的创一代企业家为60后或70后,面临着不同程度的传承压力。这一比例在超高净值人群中更高,2019 年“新财富500富人榜”中,78.2%的上榜企业家年龄已经超过50岁。规模庞大的富裕人 群对传承规划、企业顶层设计、家族治理以及包括家族信托、家族办公室在内的传承工具等需求与日俱增。

家族办公室兴起

家族办公室被称为财富管理“皇冠上的明珠”。

“从2010年后,我们看到愈来愈多亚洲家族成立单一家族办公室。不管家族办公室设立在何地,设立家族办公室都是出于相似的动机,包括确保投资决策上的控制权、保护家族财富与确保代际传承、整合资产、处理突发现金流入、提高财富管理的效率以及缓和家族纠纷。”安永的报告称,家族办公室一般由从家族聘请专业人员专责为其处理财务事务开始。随着家族财富的增长和家族需求的复杂化,家族办公室会随着时间从一个简单的创办人办公室发展成一个复合式的全面业务办公室。

据安永估计目前全球约有10,000家单一家族办公室,其中超过一半是在过去15年内成立,近年新增家办的大部分是由亚洲的家族设立。香港和新加坡作为亚太区的金融中心,一直是设立家办的热门地点。随着上海和海南自贸港的发展,也有不少中国内地家族考虑在内地设立家族办公室。

“家族办公室是对超高净值家族一张资产负债表进行全面管理和治理的机构,具有完全定制、高度隐私、综合管理家族事务的特性,近年来正被更广泛的中国超高净值家族认识并接受。”《中国私人银行发展报告(2020)》指出,财富管理与资产配置是家族办公室的核心功能, 同时还承担着税务、法律、健康、教育、医疗、艺术、慈善等服务职能。部分家族办公室还涉入家族重要敏感事务,例如为家族成员拟定婚前协议、离婚协议,帮助家族培养继承人、规划企业接班方案等。调研显示,受访人士中听说过家族办公室的比例已超过半数,曾为家族办公室接触过的超三成,准备确定家族办公室设立方案的和已完成设立的比例分别为11.65%和1.37%,以上比例较去年均有显著提升。

但是,家族办公室门槛很高,上述报告称,近八成家族选择将10亿元以下规模的资产置于家族办公室中,另有5.88%,11.76%及5.88%的家族办公室分别管理了10-20亿元、20-50亿元及50亿元以上的家族财富。

海南的机遇

“最近成立的家办都在亚太区,香港、新加坡受国内企业家比较青睐,我们企业家的财富来源于中国,财富的累积也还在中国,所以未来中国大陆成为家办的一个根据地也是可以期盼的一个趋势。”安永大中华区私人客户和家族企业服务主管合伙人邓师乔在由惠裕全球家族智库联合中航信托共同举办的国际双循环与海南自贸港家族资本融合年度论坛上表示,许多家族选家族办公室会选他们比较熟悉的地方,包括文化、语言、家族办公室生态圈,以及当地的政局是否稳定、监管手段等,资金流动的灵活性和税务优势也是考量因素之一。

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总体方案》规定,对一个纳税年度内在海南自由贸易港累计居住满183天的个人,其取得来源于海南自由贸易港范围内的综合所得和经营所得,按照3%、10%、15%三档超额累进税率征收个人所得税,而内地普遍采用的是“7档超额累进税率”,税率分别是3%、10%、20%、25%、30%、35%、45%。

“海南15%的企业所得税低于香港16.5%和新加坡17%的水平,不超过15%的高端人才个人所得税税负在国际上也极具竞争力。”王方宏称,从国际经验看,自贸港在区域经贸合作中具有重要地位。海南位于RCEP区域的中心位置,四小时飞行圈覆盖东南亚、日韩以及中国大部分地区,再加上市场高度开放、贸易投资便利、资金流动自由、生产要素集聚,将在区域合作中发挥着门户的作用。RCEP作为发展层次多元的区域合作,在统一的规则框架下存在不同水平的开放。海南作为中国开放程度最高的区域,不仅可以主动对接RCEP中各个层次的开放,而且能够作为 RCEP域外国家进入RCEP市场的重要门户。

“客观来讲,海南不可能成为金融中心。”海口市龙华区区长邓立松国际双循环与海南自贸港家族资本融合年度论坛上表示,受益于税收优惠、资金便利化和人员便利化,可以在金融某些细分领域在海南海口聚集发展,也希望家族办公室将会是龙华区主攻的方向之一。

然而,国内目前家族办公室市场整体服务水平不及国际领先同业。

“中国私人银行机构应抓住此机遇,针对该业务进行资源输入、培养相关人才、加大宣传力度等,抢占市场份额。”《中国私人银行发展报告(2020)》指出,中国私人银行应完善诸如家族信托等现有工具的服务体系,同时逐步建立家族办公室服务团队,家族信托业务也应逐渐向家族办公室的方向发展。(胡群)

来源:经济观察网

本文来源经济观察网,观点不代表自贸港在线-海南自贸港门户网站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侵权,请告知站方处理。
9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