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国斌的20年办学路

英才故事  第68期  作者:鲍锋  时间:2019-10-09

导读:大鹏梳羽,蓄势展翅高飞;鱼翔潜底,尽待龙门一跃。在创新学校里,我们看到了临高璀璨的未来。

20岁的“闯海人”

“闯海人”是海南岛特有的人群。海南岛历来是一个移民大岛,从苏东坡到宋氏家族,从解放大军到农垦大潮,一批批移民来海南带来了发展的活力,也形成了独特的文化。特别是1988年海南建省办经济特区以后,大批建设特区的有识之士先后来到海南,形成了十万人才过海峡的壮观景象。“闯海人”的概念正是这一时期形成的,特指到海南岛开发建设和安家落户的大陆人。

▲龚国斌

30多年来,“闯海人”有过辛酸泪水,也有过笑语欢歌。那些曾经风华正茂、青春洋溢的开拓者们,如今已步入中年。在这条荆棘丛生、充满未知的道路上,他们挥洒着汗水、泪水,有些甚至献出了自己的生命。在经历了30多年的风雨洗礼之后,很多人已经是各行各业独挡一面的领军人物,也有人在默默无闻做着奉献。他们虽然不再年轻,却依然胸怀激情。

龚国斌,江西人,1978年出生,1992年就读江西某师范学校,1995年毕业,分配到一个单位职工子弟学校当公办教师。1995年龚国斌从原单位辞职下海,到一所民办学校做了两年老师。1998年上岛,成了一名“闯海人”。那一年龚国斌刚好20岁。

选择了最清贫的教育事业

一波一波人才下海南,很多人是带着梦想来的,应当承认,其中不乏淘金梦。

淘金不是坏事,能淘到金,合法淘金,靠劳动和创造淘金,是本事和能耐。但是也有一些人,他们到海南选择的事业,永远发不了财,没有当老板的希望。龚国斌就属于这一类人。

一个20岁的毛头小伙子,千里迢迢来到海南创业。他没有急功近利,没有搞房地产,没有去做投机生意赚大钱。他选择了一个国家级贫困县,做最清贫的基础教育事业,一做就是20年。

2000年,龚国斌与妻子张丁玲一起,在临高县临城镇创办了一所民办学校,取名英豪,后扩建为创新学校。20年后,当初一株瘦弱的小苗,已经长成枝繁叶茂的参天大树。创新学校如今已经是临高县民办学校的龙头,规模最大,质量最好,出类拔萃,桃李芬芳。即便与公办学校比,也处于临高县中小学的第一方阵。

▲校园景色

龚国斌以锐意进取,开拓创新的奋斗精神,身体力行,以校为家,使创新学校在临高这片热土上茁壮成长。从2007年到2018年,龚国斌七次被评为临高县十佳校长,2016年被聘为临高县教育督学。

▲校园景色

龚国斌妻子、学校董事长张丁玲,是临高县政协连续四届常委。创新学校还有两位老师担任县政协委员,这在临高民办学校中独一无二。

龚国斌夫妇决心扎根临高,把终身献给海南教育事业。

在废旧厂房上起步

学校开办第一年,只有9个教师,招到140个学生。因为没钱,租别人的废旧厂房做学校,做得很辛苦。资历不足,经验不足,资金不足,加上办的是一所民办学校,22岁龚国斌在许多人眼里是“嫩小伙”,就是“不行”的代名词,开始家长的认可度不高,不敢把好一点的学生送到这儿。

学校起步时就处于劣势,对生源没有任何选择权,只能接收别的学校选剩的学生。用龚国斌的话形容,是差得没办法了,几乎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家长才会把孩子送到英豪学校。

学校在艰难中起步。办了一学期,逐步得到家长认可。差中差的学生,到英豪学校读了一学期,成绩突飞猛进,学生逐年增加,第二年猛增到300,逐步400,500。2003年,已经有七八百名学生,学校容纳不下了。恰巧当时法院拍卖一块地,龚国斌果断买下。2005年,学校旁边又有一块空地,老板要转让,龚国斌再次买下,学校面积由此扩大到30亩。2005年,2007年,2013年分三次做了大的建设,建筑面积增加了12000多平米,整个校园建筑面积已达15000平米左右。

发挥民办学校的优势

为什么到临高办学?龚国斌是在认真考察之后做出的决定。当时临高学校平均班额都在80到90人,而政府要求控制在50人以内。临高教育资源紧缺是不争的事实,创业空间也大。用今天时髦的话讲,临高教育是“刚需”,有市场。

▲2018年中小考成绩在全县领先

差的生源到了创新学校,很快就能提高,考出好分,难道你们真有什么诀窍?我问。

龚国斌认为,民办学校的优势有三点:

一是班额小,好管理。省主管部门要求县市学校班额控制在50人以内,我们学校班额现在控制在40人以内。今后有可能,将控制在30人以内。

二是老师责任心强。班额小,老师责任心强,学生进步就快。

三是加强老师培训。在职业道德方面,要高尚,以学生的身心健康发展为最终目的对待这份工作。在教研这一块,业务上要精湛。

教师思想提高了,心齐了,业务能力强了,一心扑在教学上,不愁学生成绩上不来。

孩子没有天生的笨,除非通过医学鉴定他的大脑有问题。成绩不好不是智力问题,是学习态度和行为习惯的问题。这是龚国斌办学20年的感悟。有些孩子,小学三四年级来创新,语文、数学考二三十分。经过我们培养了两年,小考成绩达到200多分。一个非常差的孩子,通过两年时间,我们把他培养成优秀学生。中学也一样,有些孩子原来语数外三科总分只有八九十分。通过我们三年的教育,能达到500分。所以孩子学习成绩差不是智力问题,是学习态度、习惯问题。通过我们的引导和纠正,最终从一个差生转化为一个优生。

▲中小考再创佳绩

低分进高分出,民办学校赢就赢在这里。

民办学校教师的收入比公办学校相对说要高一点。但民办学校一个萝卜一个坑,没有大锅饭吃,偷懒耍滑都不行。在民办学校里,教师要让学生喜欢、家长认可最重要。

龚国斌要求老师:有利于学生身心健康发展,坚决去做。要让孩子每天都是开心的快乐的,身心愉悦的去读书。

▲幼小衔接

前几年,社会上有一种舆论,认为民办学校就是题海战术,学生缺乏自主学习的精神和创造性,高分低能,孩子进去都被“搞死”了。龚国斌就对毕业生进行跟踪调查,结果清华、北大也考上了,临高2016年的理科状元,2019年的文科状元,包括今年实验中学的理科状元,798分,也是从创新学校毕业的,被武汉大学录取。

▲椰苗阅读馆校合作基地揭牌仪式

龚国斌说,搞教育不能功利。教育需要锦上添花,更需要雪中送炭。我们不会把精力都放在提高学生分数上,而是注重学生全面发展。从花园式的校园就可以看出,学校舍得高标准投入。大课间项目已经成为学校特色课程,我运动,我健康,我快乐,我阳光,每天锻炼一小时,健康工作50年,幸福生活一辈子。健康生活,坚持锻炼的理念已深入人心,兔子舞,葵花操,弟子规、扇子操、足球操、激情晨读跑操,渔歌哩哩美,我们不断推陈出新,活动精彩纷呈。合唱、舞蹈、美术、书法、朗诵、象棋、足球、篮球等,满足了不同年级孩子的爱好,激发了他们的兴趣,学校社团从刚开始的5个发展到现在的30多个,应邀外出参演,获得了社会各界的高度赞赏与肯定。创新学校是孩子们踏入成功人生的摇篮,是谱写辉煌人生的序曲,是迸发睿智光彩的舞台。

▲学校参加海南省第九届艺术节获奖

民办学校家长负担究竟有多重?

社会上有人常常把民办学校称之为“贵族学校”。我问龚国斌,民办学校收学费,家长负担究竟有多重?

龚国斌笑道,临高是国家级贫困县,没有什么贵族学校。

按照法律规定,民办学校经费政府财政不管,需要我们自筹解决。学校收学费,标准由物价局核定。另外学校代收一些费用,如保险等。

▲清华爱协2019年关爱学生创新第五届公益冬令营

我们学校是以寄宿为主,住校生大概有900余人。除了临高县城,乡镇学生基本寄宿。

公办学校看起来不收费,其实家长花的钱并不少。为什么?因为他们的学生大量补课。尽管上级明文规定,学校、教师不许补课,但社会上的培训机构可以补课。每天晚上一个半小时,一门学科要800至1000,语数英三门课要3000块钱。来我们学校一学期交学费2000多元,哪个便宜?我们的学生住校,每天有晚修课,学生不需要补课。家长把学生交给我们,更省心省力省钱。

▲学校组织幸福微梦想结营晚会

民办教育是社会公益事业,不是做慈善,需要有一定盈利,才能推动事业更好的发展。

20年的品牌,谁愿意自己砸?

笔者问:一直以来,很多家长认为民办学校的考试成绩比公办学校好,升学率比公办学校高,孩子的成绩提高很快,所以许多家长都会放弃公办选择民办。但也有人诟病:民办学校成绩可能造假,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龚国斌说,对这一类问题我们一般不回应,因为这是对老师和管理工作者辛勤劳动的否定。临高这个小地方,如果学生成绩造假,马上全县都知道,我们是临高教育20年的品牌,谁愿意砸自己牌子?我校小考综合评价成绩一直位居全县前茅;中考是省里统一阅卷,学校怎么造假?我们中考成绩这两年都排在全县第三第四名。临高中学等三所学校,他们的生源优秀,都是拔尖学生过去的,跟我们不在一条起跑线上。我们现在是第二梯队的领头羊,受到上级主管部门充分肯定及社会各界赞扬,家长非常认可。

我们做得是一个良心事业。

有钱人把孩子送到海口读书。没钱的,为了读书,有的家长借钱把孩子送到我们学校,他就是相信我们的教育和教学质量,我们怎么能辜负了家长的期望?民办学校虽然收学费,我们要让家长感到,这钱花得物有所值。

“黄埔军校”的来源

笔者在临高听到一种说法,创新学校是临高教师的“黄埔军校”。不仅培养学生,还培养了一批老师。笔者问这故事怎么来的?

龚国斌笑道:这不是学校说的,是某些老师闲谈中讲的,但它反映了一个基本事实。在一段时间里,临高公办学校大量招聘老师上岗,很大一部分是从英豪学校以及创新学校走出去的。譬如临高中学谭丽君老师,省级骨干教师,当年就在创新当老师。县城中心学校以上的公办学校,很多人在创新学校工作过,后来他们考了公办。所以在临高,创新学校是教师的“黄埔军校”,有这么一说。

譬如龚国斌负责督导的三所学校。龚国斌去时,老师总是说,校长好,不喊督导。龚国斌一看,该老师在创新工作过。创新学校帮助他们提高了业务能力和知名度。从创新学校走出去的老师,在公办学校基本上都是骨干教师。  

学校不是校长一个人的

创新学校在长期探索和实践中,非常注重师资队伍建设,采取请进来,走出去的模式,邀请名家名师到学校,为老师们传道授业解惑。学校还多次组织教师先后到江苏,山东,重庆,福建,山西,深圳等地,学习人家的先进教育教学理念,成立创新型教研团队,打造科学高效的课堂教学模式,文化立校,特色兴校,取得了显著成效。

▲带队外出学习

学校对录用教师严格把关。新入职教师都要经过知识考核,择优试讲,名师评议,一月见习,四级筛选,认定合格,才能聘任。

龚国斌跟老师交流的时候经常讲,教育是一个大舞台,有能力都能够得到发挥,价值能够得到体现。当老师物质回报相对其他行业可能少一点,但精神回报是其他行业不可取代的。这个回报有学校的,政府的,还有家长对老师的一种认可,有形无形的,精神物质的都有。

▲组织教职工旅游

这是一个阳光产业,影响到千家万户。教育好一个孩子,是整个家庭、家族的荣耀。老师对这份事业要崇拜。

所以龚国斌说,想发财不要来当教师。因为,人生发财的路子很多,当教师却永远发不了财。

▲庆祝教师节

民办学校教师队伍管理跟民企差不多,教师流动性相对还比较大。创新学校这么多年,老教师非常稳定,他们已经适应了学校环境,认可了学校的管理理念,自身价值在学校也得到体现。大学刚毕业参加工作的,可能他最初的想法,跟实际工作有一些反差,这种人有流动。

龚国斌经常跟老师说,学校是大家发展的平台,大家共同的事业,不是老板一个人的。

▲为教职工生日开展庆生活动

教师工资待遇主要考虑三个方面,第一,在校工作时间长短;第二,绩效考核。第三,管理岗位。绩效考核有月、学期、学年考核,这是一种激励机制。龚国斌采取的是感情留人与待遇留人相结合,单纯谈感情不现实。学校是一个平台,大家当作共同的事业,才能得到更好的发展。

一年拿30万做社会公益

民办教育利润不高,在有一定收益的情况下,龚国斌就考虑应该回馈社会。

▲资助贫困学生

从2013年开始,学校设了一个奖优奖学的基金,坚持了六年,平均一年不低于30万元。凡是从创新小学毕业,高考考上985、211院校的,给奖励。从创新中学毕业,高考达到本科线的,给奖励。考上清华、北大的,奖励6000,其他重点院校,如武汉大学,奖励3000。中考考上临高中学、实验中学的,也给奖励,虽然只有几百块钱,对学生也是一种鼓励。

▲走访贫困户

奖优奖学,一年奖金大概五万元左右。另外就是扶助贫困。建档立卡的贫困户子女,残疾人,孤儿等,学校都有相应的学费减免优惠政策,减免1000,2000,3000,就减轻了家里很大负担。一年合计不低于30万,都是真金白银。

▲到敬老院慰问

学校每年还拿出一定资金改善提高教师待遇。

创新学校发展到今天,硬件方面政府没投一分钱。学校买一棵树,都是几千上万的,便宜的也要几百块。学校仅绿化,种花草树木,铺草坪,就花了几十万。

▲奖优助学

学校也在逐步转型,正在申请变更为公司。龚国斌计划投资200万元,对学生宿舍进行整体改造升级,把创新学校打造成临高封闭式学校的样板,一流的省级示范食堂,给学生一个比较舒适的环境。同时让家长知道,民办学校想做的事,能够做好。

10 “鸡窝”里飞出金凤凰

在采访过程中,笔者不断看到龚国斌接电话,基本上都是家长打来的,主要话题都是联系让孩子到创新学校读书。

我请龚国斌介绍一下目前创新学校概况。

▲有关领导到学校调研

龚国斌说,临高虽然是国家级贫困县,但对教育非常重视,这也使得创新学校办学的大环境很宽松。

创新学校是临高目前规模最大,校舍最大,办学质量最好的九年一贯制民办学校。目前有35个教学班,在校学生1400余名,其中小学将近900,中学500。教职工100余名。76名专职教师中,拥有本科及以上学历60余人。

▲有关领导到学校调研

先后荣获海南省中小学德育工作先进集体,海南省先进民间组织,海南省先进社会组织,海南省学校体育工作先进单位,海南省青少年校园足球特色学校,海南省食品安全示范学校食堂,海南省妇女联合会巾帼文明岗等各项荣誉称号。省示范性食堂在临高只有三家,创新是最早的一家,这是由省药监局和省教育厅两家联合评定的。

▲海南军区原政委周传统将军莅临学校

学校有董事会、党支部,有党办,有宣传部,有公众号,有宣传栏,多姿多彩。这与很多学校不一样。

我们送出去的优秀毕业生,在高考中也取得非常优秀的成绩。这些都是办学20年的文化沉淀和家长、学生的口碑。

▲与北大学子户外烧烤

比如说临高2016年的理科状元林雨,被清华大学录取,当年是创新学校推荐到临高中学的。今年临高高考文科状元李乔娜,被北京大学录取,也是当年创新推荐的。今年高考,创新两名毕业生考上武大,一名复旦,一名湖南大学,一名北京外国语大学。创新优秀毕业生今年高考,占到临高县985、211的半壁江山。这说明学生在小学、初中打下了扎实基础,厚积薄发。曾经被人瞧不起的民办学校,“鸡窝”里也能飞出金凤凰。

11 旁观者说

在采访中,笔者见到了老朋友,临高县中小学书法教育学会会长谢哨岗。他以一个旁观者的眼光,评价了龚国斌。

他认为创新学校对临高的最大贡献,是解决了部分乡村孩子的教育问题。有钱人把孩子送到了海口私立学校,农村有多少人有这个资本?渔民长年累月在外打鱼,孩子读书必须托管。当年那里的社会治安也不好,所以电视新闻里播过,那里的女孩子12岁就出嫁了。为什么?贫穷,落后,社会风气、治安不好,读不起书,也无学校读书。

▲在家长开放日活动上讲话

谢哨岗直言不讳:没有创新学校,孩子就学野学坏了,临高就会出现很多流氓。女孩子只能早早结婚。这是严重的社会问题。创新学校开办以后,新盈和碉楼这一带渔民就把孩子送过来了,还有一些留守儿童,都找到了归宿。孩子进创新学校后,道德品质水平提高了,学习成绩变好了。这个学校多年来的教学质量在全县都名列前茅。龚国斌把学习办得有声有色,在校园建设方面舍得投入,教学楼,文化长廊,运动场,绿化,铺草坪,教育设施一天比一天好。一个私立学校,基本建设投入很大,很不简单。我作为一名美术教师,临高县中小学书法教育学会会长,全县学校都走遍了,创新学校的教学和管理,质量很高,名声在外,临高老百姓非常认可。

▲毒品预防教育督导

▲毒品预防教育督导

12 20年后,希望有人路遇喊我老师

龚国斌说,做乡村教育是一种情怀。这几天学校开学,我接待了不少学生家长,好几个都是20年前送儿子来读书的,现在又送孙子来读书。一见面就热情打招呼,哎呀,校长,还认识我吗?他们看到我跟兄弟一样,我感到很温暖,也感叹似水流年。

20年前的小孩子,转眼都30岁了,他们的孩子又来读创新学校了。我做了20年教育,很有成就感。

有一次到海口,走在电梯里,突然有个陌生的年青人叫我一声校长好,这种情况我经常碰到。北大、清华的学生见到校长叫校长。我的学生见到我也喊校长,我心里很舒服。我只希望20年后,走在大街上还能遇到年轻人,喊我一声老师或者校长,就心满意足了。这是一个崇高的荣誉,用钱买不来的。

▲学校组织学习遵义会议精神

如今,“让每个孩子获得终身发展的动力”理念深入人心,创新学校成为许多孩子梦开始的地方,也是走向成功的通途。

人们常说,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创新学校的成就,是龚国斌20年心血的结晶,军功章上也有他爱人,学校董事长张丁玲的一半。一对夫妇20年的坚守,才有了创新学校今天的辉煌。

有的人办了20年的教育,可能就疲倦了,把学校转让掉。然后拿着这笔钱去做房地产,去做金融,做投资或投机,使自己的资本尽快增值,能够翻倍,赚更多的钱。龚国斌没有这样的想法。他只想在这个贫困县,认认真真把学校持之以恒地办下去。每年多有几个学生考上北大,清华,考上复旦,武大。这是自己最大的荣誉和财富,这是一种荣誉,更是一种情怀。

▲接受媒体采访

所以,我们要为乡村教师鼓掌。海南发展,最大的短板是教育,最紧缺的是人才。教育上不去,海南谈不上可持续发展,很难走得更远。与其讲很多空洞的大道理,不如认认真真培养几个孩子。任何低估这一工作意义的人,都是浅薄和短视的。马云赚了钱,最后还是选择回归教师队伍。海南最需要龚国斌这样的“闯海人”。

我们经常谈论情怀,不是每个人都能理解这份情怀。

同样,不是每个人都能拥有这份情怀。

大鹏梳羽,蓄势展翅高飞;鱼翔潜底,尽待龙门一跃。在创新学校里,我们看到了临高璀璨的未来。

(本文经龚国斌审核,图片、视频由临高创新学校提供)

本文来源英加招聘,观点不代表自贸港在线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侵权,请告知站方处理。
8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