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光辉:化腐朽为神奇的“老船长”

英才故事  第028期  作者:董欣  时间:2018-12-26

他是一个充满艺术气质的企业家,同时也是一个充满奇思妙想的设计师。他把古旧船木变成了一个个充满灵性的作品,从历史感厚重的家具,到多姿多彩的景观造型,再到形态各异的人物和走兽飞禽,化腐朽为神奇,在他这里得到了最充分的诠释。他的《龙凤呈祥 国泰民安》景观作品,中央领导人都曾观赏过。他正在搞一件更大的事情,让海南的古船木、黄花梨、沉香、黎锦、苗绣等特色文化,逐鹿中原,走向更大的舞台!他就是一位用心触摸古船木之灵性的“老船长”杨光辉。

“老船长”杨光辉

1、高尔夫高手疯狂爱上古船木

在海口美兰区白驹大道1号,杨光辉的老码头船木艺术馆就坐落在路边上。杨光辉说他是“中国古船木第一人”。因为,他手里现在握有1000多吨古船木,在古船木日益稀缺的今天,这可是一笔价值不菲的资源;另外,对古船木的偏爱,恐怕再也没有人能够像他那样达到近乎痴狂的地步。

杨光辉,1962年出生于徐闻,读过艺术学校(中专)。一直在广东湛江从事装修和装修设计工作。上岛之前,他曾多次来过海南,因为徐闻到海南仅一条海峡之隔,不过他真正在海南发展事业,从1991年开始。

初到海南时,杨光辉做旅游和高尔夫球练习。十几年间,他的生意做得风生水起。他还兼任海南金马高尔夫球队队长,这在海南是一支很有影响的球队,人数最多时达900多人。

直到2014年底,海南美兰高尔夫球会举办开业五周年庆祝活动,百名球手参加了活动邀请赛,杨光辉还获得净杆冠军。

2004年,杨光辉突然疯狂地爱上了古船木,老本行——旅游和高尔夫球练习便渐渐淡出了他的生活。那时间,海边的渔民们出海捕捞用的“铁家伙”,一艘一艘木船退出海捞,像完成使命的老人一样落寞地停靠在岸滩上,经受着风吹雨打。

滩头的古船木

杨光辉爱上这些古船木,可能是出于一种情怀,也可能是出于对自己未来事业的期许。反正从那时起,他押上老本,疯狂地收购被人认为是“烂木头”的古船木。

海上、岸滩、渔村里,哪怕一块木板他也不放过。一条木船几千块钱时,他收;涨到几万块、称斤论两时他也收。有时,即使身上没有钱,借钱也要收。半年之内,他把岛上遗弃的木船几乎收光了,多年做生意赚的钱也几乎被他“折腾”光了。可他不后悔,他说他多年来总算做对了一件事情。

滩头的古船木

收了这些“烂木头”做什么?从家具,到景观造型,再到人物和走兽飞禽,他把它们变成了一个个充满灵性的作品。他开了占地2000多米的老码头船木艺术馆,当年有媒体采访的时候,他曾经放言:哥卖的不是船木家具,哥卖的是故事与历史。

为什么把艺术馆开在偏远的郊外?杨光辉认为,能够看懂古船木的,必定是“往来无白丁”,所以他怡然地坐在郊外等待着有心者上门。

2、“老码头”上矗立的艺术殿堂

从外边看,老码头船木艺术馆到马路边不到20米的空地上,没有经过整修的树木、盆景和杂草间,有一处旧船木水车景观造型,一艘破旧的小木船,还有周围的老树根、小石磨、朽船木等杂物随意堆放,一切都看似一种自然的存在,又或许是主人的一种有意为之,因为大象无形。

老码头船木艺术家居馆

杨光辉曾说过:“朽木为什么要雕呢?它自身沉淀的岁月纹理,足够绽放出自然的拙朴之纯美,它们已经由时间最好的雕刻,我们只需去安静地发现其美就够了。”

老码头船木艺术馆室外景观

不加雕饰,追求自然之美,这可能就是杨光辉艺术追求的最高之境。

老码头船木艺术馆内景

穿过门前的空地,紧接着是老码头船木艺术馆一楼宽敞的门厅,宽大厚实的船木案几、拙朴气派的船木座椅、大大小小的船木摆件和墙壁上精巧的背景造型,看似无意,实则用心,渲染的依然是主人的艺术态度和主张,原汁原味,让每一个刚进入门厅的人,立刻就能感受到时间的厚度和自然的天性,享受视觉冲击与心灵交汇带来的双重美感。

老码头船木艺术馆内景

走过门厅,是展厅。老码头船木艺术馆展厅数千平方米,迷宫一般,自然区隔出许多不同的区块,每一个区块都有不同的主题:《七星北斗》《不朽“船”说》《梦回千年》《君临天下》《老码头》《龙与船》《禅与悟》《竹林七贤》……整个展厅里,几乎全是船木的世界。从一个区块到另一个区块,虽然只有转身的功夫,可是你会感到自己仿佛置身于一艘古老的大船之上,漂泊在苍茫大海之中,潮涌潮落,逐浪而行;你会情不自禁展开想象的翅膀,让思绪跟随古老的大船穿越时空隧道,去往陌生的海域,去体验一次惊涛骇浪的传奇人生……

展厅里,灯光虽然有些暗淡,但暗淡的灯光与那些泛着亮色的古船木案几、摆件和墙饰工艺品融为一体,似乎在着意营造一种氛围,讲述一段又一段悠远苍凉的故事。

展厅里所有的设计与布局,所有的作品,皆出自于杨光辉之手。那些作品里,呈现出的那种厚重、拙朴、无拘无束的力度感,别有一种风味。

杨光辉的船木雕刻作品

“不设樊篱,恐风月被他拘束;大开户牖,放江山入我襟怀。”踱步在杨光辉精心打造的“老码头”艺术殿堂里,累了,或在古船木吧台前坐下,又或歇息于茶座旁的长凳上,抚摸着海浪长年拥吻古船木的痕迹,温润如画的钉洞锈迹是铆钉缆绳赋予古船木的逶迤线条,闭上眼,恍惚间海风习习,忘却馆舍之外城市的喧腾纷扰,像被带进一个清雅悠远的梦境当中,又似乎是在聆听它们讲述着风雨飘渺的海上之旅。

艺术的本真不正在于此吗?来自于生活,高于生活,而又让人霎时忘却生活。

3、沧桑中洞穿木魂的“朽木之才”

从一楼展馆抽身出来,沿着室内楼梯拾阶而上,通往二楼的楼梯上摆放着一尊尊木雕作品。这些作品被杨光辉谓之为“木魂系列之三”——18尊罗汉木雕像,随木就形,栩栩而生。

虽然二楼不属展厅,但同样也是一个艺术之窗,室内布局在那些古朴典雅的船木家具和木雕作品的装点下,营造的依然是一种不设“樊篱”的氛围。在这里,作为造访者,你可随意品一杯名茗,在悠闲中享受一份难得的散淡,或者静静地与作品对望,或者与主人一起畅聊艺术人生。

杨光辉曾经说过:“每一颗心都是一艘远洋的船,老码头永远是一个温暖的家,期待着大家都回家看看。”

当然,这是艺术以外的话题。

在杨光辉的世界里,充满着禅意的空间,同时他也在用心不断地雕磨着那个属于自己也属于“大家”的世界。在他看来,“静物之美,美在凝固,却处处流溢出岁月的含香。在静物的发酵中,发昏的人能够冷静思索,落寞的人能享受安抚,焦躁的人能够沉淀心灵,纵欲的人能感受生命”,能来“老码头”的人,品的是淤泥的芳香,都是知味之人。

杨光辉自誉为“朽木之才”,他把自己的木雕作品命名为《木魂》,《木魂系列之一》《木魂系列之二》……“烂木头,烂木头,还是烂木头”,在朽木堆里,你看到的可能只是一种沧桑,而杨光辉看到的却是另外的一些东西。

“船经沧海无常道,木纳百川有本心”。所以那些朽木便在他手里得到重生,绽放出新的生命之光。

最古朴的原料,最传统的工艺,契合最原始的美学,将朽木的气韵提升至极致,打造出集实用、艺术、收藏价值于一身的臻品,这就是他自誉为“朽木之才”的独到之处。

在老码头船木艺术馆后边的院子里,家具厂的工人们正在按照杨光辉的设计,对各种各样的木头进行切割、雕琢、打磨……他们手中的作品大都保留了船木原貌中的伤痕、孔洞、沟壑,以及深深浅浅的颜色。旧船木的残缺,既没有夸张的凸显,也没有精心的回避,设计师和手艺人在天然的粗犷与艺术的精巧之间,准确拿捏着火候,一目了然。旧船木家具不仅材质优良,有防腐、防晒、防潮、耐磨等特点,同时每一块船木开裂的纹路、孔洞、颜色都是不尽相同的。杨光辉说:“我把每一样船木家具都当成艺术品来设计的,这里所有的家具都是孤品。”

杨光辉用船木制作的微景观作品

不仅仅是船木家具,杨光辉设计的船木微景观作品也让人耳目一新。船上任何一样东西,包括龙骨、船舵、船板、铁锚、桅杆、缆绳、螺旋桨……在他手里,这些“废弃之物”通过一个个简单的造型,有可能就成为点缀在绿树草坪花丛间一处处匠心独具的微景观。

杨光辉用船木制作的微景观作品

在海南多处景区景点,都可以看到杨光辉的船木微景观作品。这些作品呈现的沧桑之美直抵心灵,让喧嚣与浮躁的城市多了一处处静心之所。

4、要让古船木再活五百年

夜深了,喧嚣走了,只留下静静的夜

望着满天的繁星,聆听着虫的呢喃和蛙鸣

突然间,传来一阵又一阵仿佛很遥远的声音

我听见,我看见了古船木的大家族——

勇立潮头的龙骨

满脸皱纹的舵盘

饱经风霜的船板

沾满牡蛎的铁锚

还有桅杆、缆绳、螺旋桨……

他们在歌唱,欢唱属于自己而不属于别人的歌……

这是杨光辉的内心独白。

在一般人看来,古船木映现的可能仅仅只是一种简单的美感。而在杨光辉看来,这些古旧的“烂木头”,寄托的则是“浓浓的味道、厚厚的感觉、圆圆的遐想和久久的轮回。”

杨光辉用船木制作的室外景观

在杨光辉眼里,每一块古船木都闪烁着一种不畏艰险、迎风破浪、勇往直前的精神,古船木上的每一个榫洞和钉孔,都体现着它承载人类希望而默默奉献的博大胸怀。它的每一种造型都是各自所勇于承担责任的见证,每一条痕迹都记载着搏击惊涛骇浪的感人故事,自古至今,它既是人类不可缺少的生产工具,更是肩负着推动人类不断发展的使命。

杨光辉用船木制作的室外景观

随着社会的发展进步,曾经造福人类的古老木船逐渐退役,被搁置在海边的浅滩上,默默地任由海浪冲刷和风吹日晒。海浪依旧,夕阳依旧,旧船的身影像极了一位孤独而倔强的老者。

▲古船木清晰可见的纹理

不过,在经历了岁月的冲刷后,它愈发显得纹理清晰酣畅,质感厚重而大气,触摸那些因长年风吹日晒而留下的印迹,或者一处缺角,或者残留的黑色铆钉,还有那些或密或疏或大或小的孔眼,一种古老的沧桑感会直抵人的心灵。

虽然已无当年的辉煌,但是它依然是活着的生命,是需要人呵护和传承的精神活体。

站在刚退潮的海岸边

看着昂首挺胸的你

觉得是那么遥远又那么亲近

历经几世的春去秋来

花开又花落

满脸布满沧桑和那百折不挠的躯干

有着太多太多的前尘往事和久久的思念

时光的轮回

……

心系着千年之后还会与你相遇

湿湿的沙子里

弥漫着古老的味道

在夕阳醉红的刹那

让我再次惊喜着沉醉着对你的痴迷……

杨光辉用心感受着古船木的灵性。拭去淤积的泥沙,一层复一层斑斓的油漆上,他看到的是巨大的能量之源。

他爱着古船木,疯狂地爱,用生命去爱。他曾经发誓,要让这些古船木再活五百年!

就这样,2010年他毅然斥资进入文化产业,创办起老码头船木艺术馆。

5、让海南特色文化走向更大舞台

有人评论说,杨光辉很狂。他是站在云端看世界,他要打造船木中的“劳斯莱斯”,他要在未来成为船木中的“梵高”。

杨光辉的“狂”,本质上是一种艺术无止境的精神。他穿过历史的厚重,在无言的沧桑中,看到了船木的“魂”之所在,看到了船木的“本心”,并且把它与现实生活与人生联系在了一起。

杨光辉认为,古船木的精神内涵就是“男人的沧桑感”,成熟、稳重,历经磨难,又安全可靠。想一想,坐的椅子曾经是上百年的老渔船,它曾经无数次在大海的风波里出没,浸润着苦咸的海水,经受着风吹日晒,而最终平安退役,这是一种什么感觉?如果每天使用的家具,也能带着别样的灵魂,给你无限的生活想象,那又是一种怎样的美?在杨光辉看来,无论使用什么物件,只要能体现个人的生活主张,那就是品位。他说,古船木虽然经受了那么多的风风雨雨,但仍然以一种广阔的胸襟包容世上的种种不公与缺陷,饱经风霜仍不失本心,闲静淡泊,怎能叫人不为之痴迷?古船木家具才是家具中的“神品”!

“不是好木不造船”。旧时建造的木船大多选用上好木材,如今许多珍稀树木都已被国家立法保护,不允许砍伐,所以古船木用一块少一块。

“昨天的沉淀,今天获涅槃,明天更精彩……”

这些年来,杨光辉一直都在与古船木打交道。在海口演丰红树林广场上,那件《龙凤呈祥 国泰民安》景观作品,就是他全部用古船物件做成的,中央领导人都曾经观赏过。

2014年,杨光辉用古船物件为东寨港红树林景区中心广场制作的景观

杨光辉的古船木作品,在内蒙古、黑龙江、河南、陕西、湖北等地的10多个展览馆都有展出。2017年5月,海南老码头船木艺术馆与海南省博物馆达成协议,杨光辉的古船木艺术品在海南省博物馆长期展出,这也是全国唯一一例古船木艺术品进入博物馆展出。2018年,海南建省30周年,杨光辉在省博物馆展出的古船木作品就有10多件。

现在,杨光辉与人合作,正在搞一件更大的事情:在河南新乡,以古船木为主、聚合国内和世界上众多的特色文化艺术品,打造一座占地200多亩的文化博览园——南太行· 世界艺术博览园。他要让海南的古船木、黄花梨、沉香、黎锦、苗绣等特色文化,逐鹿中原,走向更大的舞台!

作者:董欣,资深媒体人

版权声明:来源《海南英才》微信公众号,均由账号主体特约作者撰写,受到版权保护。如需转载,请与公众号和作者联系授权。

本文来源英加招聘,观点不代表自贸港在线-海南自贸港门户网站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侵权,请告知站方处理。
2

发表评论